戲劇

馬克白

Macbeth

    2.660151575588351000



這是個導演做足功課、演員拿出渾身解數的製作,節奏精確、令人熱血沸騰。
演出前看了其他看戲大隊的評論,不約而同提到開演前,不明白演員為何要一一與觀眾寒暄話家常,我帶著柯南辦案的心情,入座馬克白觀眾席,期待演員來找我聊天,我透過演員了解劇組基本的背景:文大戲劇系,導演大四,演員從大二到大三,除了在山城劇場演出,前一周在巴洛克花園亦有場次,聲響效果與場地氛圍不同,再再考驗著演員表演。演員問我為什麼會來看?我回答因為看到網路宣傳,對馬克白有興趣,關於自己看戲大隊的身份隻字不提,也沒有必要,看戲大隊,其實就是一般觀眾,我們不是藝術節的評審(不是評審,不是評審!很重要!)
在交換著看戲目的的同時,也幫助我思考與定義何謂演員。導演從質樸劇場出發,演員成為角色的容器,簡單的一句台詞、一個轉身,可以形成許多戲劇性指涉,這樣的疏離效果,也許導演企圖用開演前的閒話家常來暗示吧,如果順著我的妄自揣測與解讀,導演可以針對這個後設的點,貫徹始終,戲末了謝幕後演員不要再回歸傳統劇場,從台後出入口離場,舞台上已經用幾隻木條規劃出舞台了,其實出了木條區,就代表卸下角色身份,馬克白夫人死亡後,可以不離場,留在圓形區外,能更呼應這個舞台的中介性。甚至演後,演員是不是有辦法謝幕接著直接轉身拆台?變成劇組一般工作人員?這是我私自的假設,提供淺見。
另一個可以繼續思考的是場地的個性要如何魚幫水、水幫魚,山城劇場剛好有一面牆,人影婆娑形成另一種張力,建議導演可以再行運用。
看著演員在與觀眾話家常後一秒轉身進入文本世界,一方面覺得有點斷裂,但更多是佩服演員切換的功力,只是這個轉換間,可能導演還需要思考更多中介的可能,操弄模糊間更饒富趣味的觀看層次。
Ps現場打擊樂首很加分,心臟汩汩流出鮮血的聲響效果驚人。

演出場地:寶藏巖國際藝術村-山城廣場

好的演員身體訓練
恰到好處的文本精修
對場面調度的完整構思
整合成一個完成度極高的精彩呈現
我看見一個異域導演
蟄伏在台灣山間腰上的校園裡
蘊釀精煉自己的美學藝道
此次來牛刀小試練練手

演員們的身體訓練狀況極好
修長的肌肉線條表示這些紮實的訓練
大多是順應身體非暴力鍛鍊來的
在此劇所需的肢體表現需求上
演員都能使用身體使用得得心應手

力量內斂深潛
現於外的表現有力、控制度高又到位
演員以肢體堆疊拉張而呈現的種種寫實與虛擬場景狀態
雖然已經不是頭香創新
但設計得夠好、完成度夠高的畫面
沒別的,就是好看
角色人物撩撥的殿宇垂幕
攀爬穿越的山岳樹林
由演員們擬真穩定融入的表現
讓場景清楚呈現
除了成就演員自己對完成任務的滿足外
對觀眾理解無實物表演的演出太有幫助

演員們搏動的雙手是馬克白弒君前滿腔狂跳的心
以刺心喻弒君的選擇
比若以砍殺動作刺入虛無空氣裡高明不知多少倍

宴會時騎在馬克白肩項上的妻子
需要丈夫明示才想起自己該扮成謙恭端莊的樣子
夫妻兩人的關係既緊繃又相依
整個作品的許多元素都是大氣而赤裸的
但演員們發展出來的許多細微動作設計又非常精緻

港澳的藝穗節不知是否依舊
台灣之外
很期待這個戲能繼續被帶到華文世界各地的藝術節裡演出

其它意見:相較於前面的飽滿和完整
收尾收得倉促到有點不踏實
如果最後面只要講馬爾康為王但沒有更多計劃安排
那不如收在馬克白陣亡後
給一個靜止畫面即可

馬克白夫人從高度壓力到被壓倒之間的堆疊有些不足
前一秒還看她能好好處理班柯亡魂場
一瞬間就直接崩潰洗手了
如果在崩潰前
能有逐幕更清楚的壓力堆疊漸層表現會更好

演出場地:寶藏巖國際藝術村-山城廣場

潘振豪的《馬克白》版本與鄧樹榮的《馬克白夫人》皆以質樸劇場為基底,倚靠演員肢體和呼吸上的操弄和變化層次,深化語言被說出的能量,導演便可在質樸、減法(via negativa)環境中提出新的身體觀與將文字與身體論述放置於劇場實踐的可能。然而《馬克白》走向了更簡明的手法闡述文本,近乎是直接面對觀眾傾訴與敘事,利用演員中性空白能夠隨即變化其他角色和狀態,在控制中乾淨俐落,也是因為行動太過於乾脆和消去多餘雜碎動作,故事講得很快,身體趨於緩慢和流動,彷彿進行一套公式般地表演。

開頭便一覽無遺地展現馬克白夫人貪權的野心正在作祟,並對照著馬克白的猶疑與不安,在殺君的罪惡還尚未入侵於他們的潛意識之際,馬克白夫人的身體是騎在馬克白的身上,如此驕傲而勝過馬克白的懦弱;但隨後的馬克白夫人被恐懼纏身時,被正面都不敢對著觀眾,只好以顫抖之身靠在馬克白身上。以身體表現的記號的轉變極為明顯,筆者不禁思考著這會是角色意識干預著演員身體的展現,還是演員身體符號的創造?因為整齣戲企圖做足陌生性與程式化,角色總是在非有機性的形式完成人物性格的建構,在沒有他餘的元素輔助,似乎難以撐起「大人物」精神觀而只有外形的流露,加上演員的聲音還不足以在戶外場所被凸顯而出,甚至在鼓聲加入後,肉聲被遮掩些許,部分台詞說得不清、模糊帶過。總言之,創作者需要不斷在「質樸劇場」實踐上思考,若是本想讓角色往本質與原型前進,最後是否淪落為只剩被掏空的心靈在台上完成動作而已。

其它意見:1.不太理解為何演員在演出前需要跟觀眾閒聊,他們為何不能安靜地坐在台上呼吸沉澱?若是單純招待,我不認為演員需要做這件事,多少也會影響演員(或者觀眾)進入故事情境與角色的進行,並非好事。

2.我更期待創作者如何展現女巫、森林和「預言」,在這幕的設計裡,其他男演員若是能扮演或者讓飾演馬克白夫人的演員詮釋多角,導演或許更能有身體性的創作發揮。尤其在迅速建構情節之餘,感覺少了《馬克白》原著中的神祕性與儀式感,不太對味。

演出場地:寶藏巖國際藝術村-山城廣場

風雨生信心 天助馬克白

黑光劇團將經典莎劇《馬克白》濃縮至一小時內,抽取重點情節及精華台詞,並以風格化的肢體、質樸的服裝、俐落的燈光舞台、畫龍點睛的現場擊樂伴奏,充分展現這是檔簡約卻不隨便的製作!而今夜松菸巴洛克花園風雨陣陣,應是老天在為戲助威,平添一股意外的原始魅力!

筆者滿喜歡本次的演出,但還是有一些問題想提出:一是入場時,演員們分別與已就坐的觀眾閒聊,問候是誰的親朋好友嗎?吃晚餐了嗎?又說若覺得無趣可以欣賞旁邊美景,等等諸如此類的抬槓,貼心暖場立意甚好,不過與隨後的演出風格迥異,這樣子的情況,究竟是因為受到風雨干擾致使演員紛紛真心慰問前來的觀眾?還是編導刻意設計的橋段?令筆者感到困惑!二是肢體與台詞不相襯,風格化的肢體卻搭上生活化的台詞,不論選擇要更趨於一致,或反之加倍分裂,都需再做打磨。三是無妝容造型,因此臉部表情呈現缺乏張力,尤為可惜。四是最核心的肢體處理,目前雖能看到風格化約略成形,並且成功發展出幾個符號化的身形與聲音,可是若較之成熟的肢體劇場(如鄧樹榮、特爾佐布勒斯),仍待精進。五是今時今日演繹經典劇作的意欲為何?似未著墨到這個層面。

筆者叨絮不止,無非是出於喜愛,誠摯期待黑光劇團未來的演出!

演出場地:松山文創園區 巴洛克花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