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

自助式_____

Self_____

    1.635897435897440000



一個夜晚,一間自助式的咖啡吧,四個不同的人在此短暫交會,從一杯咖啡的多種選擇,帶出對於愛的詮釋和理解,還有選擇對待情感的方式。時間和地點的設定有趣,對於陌生人初次見面的大段談心原本抱有一些疑惑,不過細想劇中這位高中生細心體貼的角色個性,還有她來咖啡吧之前心中抱持的疑惑,大概就能說得通。

前半段女高中生與已婚女子的對話,讓兩種不同的價值觀能理性對談,並且為後半段同志情侶的感情問題鋪陳,建議能在兩人一來一往的對白中,再帶入一些衝突或新事件、人物(不一定要加入討論的行列),改變原本「平靜」的調性(兩個角色都很...溫柔?冷靜?),避免觀眾產生疲勞感。同志情侶的段落則有較明顯的情緒起伏,且台詞有記憶點或雙關意涵,相對吸引觀眾注意。有一句「你不覺得你這樣很超過嗎?」,這裡使用的「超過」應該是臺語用法,且與角色前面的語言習慣無相關,應改為「過分」比較合理。

筆者喜歡本劇單一場景的運用(咖啡吧台很有質感,走進咖啡吧前穿越大片門窗頗有街景的效果),故事僅發生於一個夜晚,再藉由謝幕後散場的動線,觀眾離開、也看到不同角色離開之後的生活,充分發揮場地的特色。目前是一齣溫馨但平淡的劇,不如黑咖啡的純粹,還需再為情節多些調味,口感將更有層次、豐沛。

演出場地:松山文創園區 南向製菸工廠-醫務室3

野草製作-《自助式____》

《自助式____》=咖啡廳版深夜食堂+解憂雜貨店??

這是一部發生在一間自助式飲品店的故事,你可以自由進出使用咖啡廳設備,煮一杯你的人生咖啡,並與在這個空間停留的人分享彼此人生故事,咖啡+人生故事真是一場浪漫的邂逅#像極了愛情!

松菸醫務室3本身就是一個很棒的空間,入場後的舞台區域已經美得像幅畫,中間的咖啡吧檯搭配三面的古色古香木窗景已經讓人很期待這個空間即將發生的故事,但事情總會跟期待值有落差。這部作品結合手沖咖啡、戲劇、音樂等元素,主要架構是透過沖煮咖啡過程中分享彼此人生故事與疑惑,而劇組也很認真的準備現場沖煮咖啡讓戲劇更真實呈現,但故事內容過於非邏輯+神巧合,而現場咖啡的沖煮也漏洞百出(本人有手沖咖啡15年以上經驗),所以在這麼完美的設定中反而放大這些缺點,提供下列回饋供劇組參考:(1)四位演員的服裝跟設定是否跟舞台還有彼此間角色太不合?且動線設計得很糟,明明舞台三面都幾乎全穿透且正面有門可出入,卻將進場動線設定在觀眾席兩側,這樣演員從後台已經被所有觀眾看透卻繞遠路的從觀眾席後方進場情緒及視覺上皆不合理。(2)看到場上設備感覺劇組做足功課沖煮咖啡,但過程卻漏洞百出(ex:煮水沒滾就沖、咖啡第一杯磨豆,其餘用咖啡粉沖煮那擺在最前面的豆子真的只是裝飾?水量與比例也不對…(略述)),不確定是否練習不足或相關知識功課沒做好,且使用的咖啡知識對劇情毫無幫助跟連結。另外使用插電快煮壺煮水時,煮水的噪音有2-3分鐘對場上產生極大聲音干擾。(3)故事設定及呈現上無法說服我,角色間的關係太粗糙且劇情巧合像是硬凹,台詞也無法精準掌握情緒,太過於隨興導致彼此間的對話常常讓我聽得一頭霧水??

野草製作是一個年輕的團隊,創作發想的原點很好,但挑戰需要這麼多技術的戲真的還要加強練習,我也很喜歡在離場動線經過的三個空間中各有一段小短劇,分別交代角色後續的發展是個不錯的巧思。

演出場地:松山文創園區 南向製菸工廠-醫務室3

起初,以為戲就要毀滅了。

場景是一個吧台,透過節目介紹及現場物件陳設可理解這應該是一間自助咖啡店。毀滅說,來自於第一位出場的角色(因本劇皆無角色名稱,下稱A)第一句台詞「有人嗎?」說的時機就不太理想,並非在入門時即詢問,而是入門好幾步後才問(彷彿臨時想到要講台詞了)。接著第二位角色上場(下稱B),素昧平生的兩人互動又更加詭異,儘管現實裡某些情況下,的確會有突然向陌生人掏心掏肺的情境,但這場戲看起來更像是兩人本來就認識(臨時忘記彼此認識?)。啟動兩名角色對話的情節安排我認為過於便宜行事,高中生A毫無前因脈絡便突然向人母B詢問對於外遇的看法,更離奇的是,兩人居然就這樣不顧旁人開始自顧自的聊了起來。寫實戲裡當然不會有旁人,但不能忘記,這是戲劇演出,前方可是有一大群觀眾在注視,台詞如何能在生活化、流暢又合乎邏輯的情境裡,鋪陳出劇作想彰顯的主題,應當更細心的去思考及選擇。假使今日啟動對話的原因來自B接了一通電話,A聽到B回話的內容而輾轉問起內心的疑惑,會不會也可能是一種選擇呢?

此外,兩名演員的表演,令人難以信服於當下,原因在於身體狀態過於鬆散,零碎動作太多、眼神飄忽、有些不太對勁的眼神交流,還有,手一直很忙,一直在整理桌上的咖啡用具,把它們拿來拿去、排來排去。撇除現場手沖咖啡必要的沖泡、洗滌動作,多餘的那些挪移形成了演員在場上緊張、不知道要做什麼的下意識舉動,容易使人忽略正在進行的台詞內容。尤其是,B一度拿起小到不行的植栽,述說一段想望後又快速的放回。要不是演員的問題,很可能導演要再思量是否有保留這些細細碎碎動作的必要。

再者,前半段配樂簡直是天翻地覆的敗筆,讓我內心浮現「毀滅」一詞:為何要用這些音樂?為何是這些時間點?為何沖咖啡的過程就要放音樂,演員就得暫時停止說話(我一直感覺到演員蠢蠢欲動的嘴)?還有現場音量的選擇配上兩人看似刻意的面向安排,實在越看越尷尬。

然而,後半段我卻看到了希望。

角色C進場,和A的互動之下,閉眼回想起前男友(角色D)的種種記憶,忽然,D巧合地也來到了這間店(有一刻覺得既虛又真,相當魔幻),在此之後,整齣戲彷彿施了魔法一樣,總算活了起來。顯然,前半段的外遇探討,是為鋪陳後半段案例的思辨:C因性傾向不為母親接受,而拋棄D另與一名女性硬是結婚生子,待母親過世後,離了婚回來苦追D的諒解與期盼能重修舊好。整體而言,D的表演恰到好處,出現時間不長,卻是最立體、最深刻且最有血有肉的存在,一段將與C爭執時的畫面,正好將水煮開,噴發的水氣煙霧,恰巧將兩人情緒的張力具體展現。早已死心的情緒面對C期待挽留的肢體拉扯,能量十分到位又不致場面混亂。最令人欣喜的是,當C最後一個大擁抱,將D留在門前那場戲,D的選擇不溫不火,沒有再一次的爆炸性掙脫,反而是留住最後一次擁抱的餘溫後,緩緩的離開現場。最終又在眾人離開店後,回來將兩人都拋棄的定情戒指攜回收藏。這些調度比照前半段A與B的聊天戲,所隱含的內心情緒,實在令人難以想像出自於同一位導演所為,也確實拯救了整齣戲前半段「毀滅」的狀態。

本戲特別有兩處值得被記錄下來:一是D剛進店時刻意冷落C而說桌上咖啡沖得走味,A即回覆「那是我泡的。」而D新沖一壺後,仍冷漠C不倒一杯給他,A也是迅速的倒了一杯「給你。」兩句台詞皆出現在劍拔弩張時,卻引發全場觀眾笑意,不論是節奏感、記憶點或角色建立及背景的安排手法(凸顯A溫暖敦厚、深化C過去究竟傷了D有多深的狀態),皆令人為之一亮。二是C曾說了幾句十分渣的台詞,如「看來你離開我也不是一無所獲。」、「我給自己五次機會求你回來,這是第四次(緊抱D),但我不是要說對不起,因為我認為我沒有錯。」因未即時抄寫下來,僅憑記憶紀錄,可能與實際台詞稍有出入,但重點是,會說出這類話的人,難怪在最後離開店家時,會留下一吧台的沖咖啡用具、杯具沒整理(暗示容易留下爛攤子的個性,A離開前則是會收拾乾淨,有明顯差異),也或許正巧暗示著早已無法收拾、回不去的一段破碎關係。角色的行動具連貫性,場景亦同時在為劇本吐露訊息,相當令人印象深刻。

以「自助式」咖啡店來呼應人生、價值觀及倫理問題的探討,簡單卻也不太容易創作。謝幕後並未直接結束,團隊刻意要求觀眾繞另一出口行走,運用現場空間呈現戲的餘韻(A佇立角落書寫、B於窄間播放錄音、C與D待在同一房內彈琴與沖咖啡),為觀眾留下角色之前或之後的想像空間,讓我深深為此團隊感到欣喜,忍不住期待著他們未來的發展。

害怕在藝穗節看到爛戲,不諱言,這裡就有爛戲。但也期待著能在藝穗節看見奇蹟火光,我敢說,這裡就有,而且相當神奇。離開時我擁有的,是滿足的心情,嘴角上揚。

演出場地:松山文創園區 南向製菸工廠-醫務室3

在音樂的使用上我有想對每個藝穗團隊的建議,幾乎我遇到每場演出的音樂cue點都太剛好在劇情轉場的時刻。感覺大家都想要用音樂來拉戲的情緒和節奏,但不是只有這一種選擇。偶而可以試看看用戲來帶音樂出來。cue點不要那麼剛好,早一點鋪陳或晚一點烘托都有不同的可能性。真正高明的配樂使用,是觀眾沒有聽見(注意到)音樂的。而不是轉瞬間讓戲劇演出成為MV,讓音樂喧賓奪主了。

演出場地:松山文創園區 南向製菸工廠-醫務室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