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

妄想殺人犯

Paranoia Murderer

    1.835156251000



導演刻意的刻劃倒敘、或是亂序的演出詮釋,在不同的段落拼湊之下,讓觀者有種錯亂的解讀,是一種狡猾的誘導手法。這樣的結構安排,是想迷惑觀者的判斷,在沒有看見殺人過程的當下,憑著幾個片段以及主演員的獨白,心裏默默暗下的定論,會不斷的讓其他新資訊推翻。利用電影蒙太奇手法,加諸在劇場的進程段落當中,有利也有弊。

在空間上面分隔出幾個表演區,在特定的演區表達主演員的內心世界,是一個蠻理想的概念。可是執行面上有很大的障礙,更換場地以及更換服裝的過程需耗費一點時間,讓劇情顯得冗長而造成冷場。當合理與不合理的時間推斷下,觀者便不知覺的放棄推理,或是追隨劇情,轉而欣賞劇中其它部份的細節。

主演員的表現能力非常專注,清楚的傳達所有情緒與對白,內心轉折的掌握也非常到位。個人認為她的表演方式,成功的引領大家進入她細膩營造的當下。

演出場地:濕地Venue- 5F

有個流傳已久的鄉野傳說(?),大意上是如此的。

傳說中,自殺身亡的人,因為尚未活到生死簿上記載應到的年歲,便選擇自我了結生命,到了應該死亡的時刻到來前,都得重覆著相同的自殘行為,直到真正死亡的時間到來。

好,扯遠了。

《妄想殺人犯》演出僅25分鐘,團隊將濕地B1切分為兩個空間,並在每個空間裡用黃色膠帶各貼地圍了一個長方形的空間讓觀眾席地而坐。演出的主人翁在幾個定點以片段且時間軸跳躍的劇情中穿梭,整場演出沉浸在主人翁的認知意識中,一片接著一片地丟出線索,最後在主人翁如文案上所寫的,穿上西服,畫上金妝(以金色面具代替)殺死無法協助自己補做評鑑的學校老師中做結。對於習慣閱讀推理小說卻沒什麼聰明腦袋的我來說,似乎有點懂,也有著更多的不解。

讓人較有疑惑的問題點來自於角色動機。每個出現在劇中讓主人翁開始產生精神解離症的相關人士等,讓主人翁動了殺人意念的開端,皆無法構成強而有力的引爆點。被安插在場上的演員們(老師、警察、醫師),以及總是杵在在一側牆邊的工作人員、假人模特兒們,使演出節奏變得不夠乾淨俐落,外加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倒數第二場的記者會橋段,在桌子兩旁擺放的木造服裝模特兒也讓我順著劇情的脈絡才曉得原來可能是記者,或是路人甲等的角色,有很多編導應捨卻不捨,反顯累贅的轉場跟道具,演員在表演調性上呈現的步調不一致與情感平淡(部分根本是單純以唸台詞的方式呈現)、角色用詞的未經斟酌,與其在職業設定上脫板的各種矛盾,細節處理的不夠用心,都讓人難以入戲。

若以妄想殺人犯預設的基本要素去走(人格解離的精神意識,逐漸拋出看似事實真相的線索,讓眾人費疑猜的各種想像,以及真相的各種可能),方向設定上是有趣的,但在整個演出過程中,可以發現團隊對於目前遇到的問題及困難點還找不到可以良好處理的方式,無法破關的問題形成重重難解的結,反而更難找到突破口,變成難以擺脫的負擔。

製作很多時候必須有捨才有得,希望編創製作群能好好學習減法,把看似繁複的設定精簡到基本,清楚自己在製作中想要表達的大方向,如何用最精準的方式去呈現與表達,同時保留作品想要表達的意念,也是演出製作相當重要的環節之一。

演出場地:濕地Venue- B1

白興國-<妄想殺人犯>

她死後的世界,依然持續『穿上西裝,畫上金妝』。

追隨母親的腳步,聽從妄想中的金人,

對社會上不理解她的人進行報復。/摘錄節目手冊介紹

<妄想殺人犯>對我而言是一部架構不錯,但觀看感受上約有50%以上皆呈現不足的作品。劇組試著在溼地B1的廣大空間分割了幾大表演區域,有病房區、家裡、戶外表演場地、學校及移動後的記者會區域還有”犯罪現場”,而卻把中間區塊留給觀眾席地而坐,搭配周圍待命的演員還有”錄影區”,讓我一進場等待就有即將被審問的臨場感及驚悚感覺(詭異的金人、場域、燈光、演員待命方式)。而一到演出時間19:30也沒跟觀眾打聲招呼,直接背景白噪音一出整部戲就直接啟動當下有被嚇到。
劇組試著用拼貼、影像式串聯記憶的手法,在真假(妄想)記憶之中架構故事的原貌。但呈現上空間使用真是一團糟,所有的主要區域皆在角落空間並無法將感受直接帶給觀眾,演員音量狹小很容易被空間吸收,開演時樓上前台的聲音(陸續有觀眾進場)、串場的白噪音等,其實對觀眾都是干擾。而錄影區及演員待命區(站立)竟更加靠近觀眾?變成你先看到待命演員,再看到錄影機+工作人員,之後才能看到表演區域,十分不解如此安排的用意。加上主要演員一直重複且頻繁的”出入”各場地,觀眾視覺上被迫一再地重複巡視整個空間破綻幾乎無法入戲。

劇組嘗試用記憶片段來詮釋拼湊故事架構,劇情還不錯且有試著安插一些議題在其中(家暴、酗酒、醫療、思覺失調等),但每個片段的”畫面”處理上都不夠乾淨,且像是趕場一樣的跑場,連結尾的處理也都不留空白的直接句點、謝幕。這對於一場有現場觀眾的表演來說還有很多要改善部分。

演出場地:濕地Venue- B1

編導試圖以錯置/拼貼形式構築故事,組裝女子雨宣(音同)的獨白、以及與醫師、警察、老師等環境角色的交涉/互動等短景,透過觀點跳躍的精神內在與社會宰制,勾勒出案件在報導以外可能的暗面。劇組選擇溼地地下室作為演出空間,是個聰明的選擇,赤裸的水泥牆面與隱蔽感,為情境提供了很好的懸疑氛圍。

可惜的是,劇本每個片段中設計的事件過於破碎,不僅讓人感受不到角色薄弱的動能/行為,每個橋段所供給觀眾拼湊的資訊也幾乎銜接不出主幹,只能依附陳雨宣意識流式的抒發(甚至說不上是敘事),勉強觸碰到一些背景設定與心理狀態。照節目單所說,之所以呈現如此瑣碎至極的文本素材,編導的企圖是呈現某種「電視轉台」般,斷裂且「漠然」的感受,但當在劇場裡運用此種影像式的剪裁手法,非但不能勾起觀眾「反思」看待新聞媒體時自我的「疏離感」,每一場戲演不到兩分鐘就要聽長達二三十秒的白噪音,更只會造成觀者對這整個演出的不耐。試想,現在看Youtube幾乎連五秒廣告都忍受不了就想按下Skip的我們,卻想在劇場裡讓觀眾體會二十秒重複的白噪音長達八次十次,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而當「疏離」失敗時,觀者只會變得離作品更加「疏遠」。

此外,導演所採用「移動式劇場」的設計,在這個篇幅只有二十多分鐘的作品裡,不但沒能起到濕地環境的優勢,反而讓「移動」這個「強迫觀看中斷」的無意義空白,更加破壞了原先就已經難以凝聚的敘事流暢度,許多明明靠著空間調度就能快速切換銜接的片段,顯得更加單薄、破綻百出。過去已經有許多透過視聽覺的暗示(比如空間的動線、耳機的引導),甚至是以角色行動(在不中斷情節發展的情況下)帶領觀眾自主移動的演出,創作團隊未來若是想再做類似嘗試,也許可以多多參考。

因此,篇幅長短並不是問題,只要結構完整,二十五分鐘的好戲亦足矣。但這個作品,直到令我錯愕的謝幕,有太多細節缺乏刻劃,以致我連腦補的線索都沒能鉤到幾條,還以為自己看的是前導預告片。雖然理解編導想要傳達劇中人物「難以溝通」的困境,卻選擇了一條不與觀眾溝通的途徑,這之中所嗅聞到的,除了年輕團隊的經驗不足,可能也跟創作的固執有關吧。

演出場地:濕地Venue- B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