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

那個

Nage mimi

    1.519021739130430000



暖心小品。能夠在臺北市中心的藝廊空間中,感受到近似於到部落作客的氛圍,放鬆地感受主人方(表演者)的熱情、友善與真誠,是蠻美好的觀戲體驗。表演的橋段不多,更多時候像是分享,跟陌生人分享一顆球,跟陌生人分享說的出口的願望,跟陌生人人分享對於未來孩子的期待,溫柔、勇敢、智慧、耐心等等,輕柔而明確的問著觀眾,在親子關係中期望與被期望的是什麼。也被分享了在家人的關愛與期待中長大的創作者,如何試圖突破親情所形成的過度期待和壓力,努力試著讓自己成為一個獨立的個體。最後,主人方以大大的擁抱,送別每個觀眾,如「ina」這個名詞所象徵的印象那麼溫暖。

演出場地:Onfoto Studio

關鍵字寫著生理期、經痛、賀爾蒙、衛生棉等,主視覺是個販賣商店常拿來裝衛生棉的紙袋,以為是齣圍繞著月經開產的作品,但實際上講述的大多為自我認同的成長歷程,佐以類似靈性工作坊的課程進行,包含演出者的自我揭露與秘密告白,建議應該報名「其他」類,畢竟50分鐘只有總共約不到5分鐘的三則小短劇。

表演者分別扮演 I-na 與 Fafahiyan,引領觀眾圍成圈坐下、深呼吸、放鬆肢體等儀式,希望讓觀眾可以更自在的體驗接下的互動,包含觀察自然光,感受並形容一顆彈性紅色球體,撫摸自己的臉、畫一幅自畫像;小短劇和自我經驗分享,提及一些女性在社會、家庭的注視下,所承受的壓力與不安;請大家將回憶放入小貝殼中,並掛在一棵薩滿樹上,象徵讓大家釋放壓力後帶著純淨的心離開。。

演出氛圍很舒服安靜,現場布置有許多巧思,牆上的小麻布袋,童趣的畫作都十分溫馨平和。可惜作品的觀賞群目標可能較適合10~20多歲的年輕女性,明顯感覺出現場參與的男性有著不和諧和扭捏感,並非30代以上的女性就不會有自我認同的苦惱發生,而是那又是另一個階段和世界了。
如果要把男性觀眾考慮進去,就要額外思考進行橋段跟情節能否將其納入或男女通用,強化男性視角去思考對月經的印象和觀感,譬如,為何學生時期偶爾體育課女生可以休息,月經是不是特權?

至於作品名稱「那個」,為什麼叫做那個?應該有更深入的發揮,譬如就學期間,大家為何不願意直接說我月經來了,你有衛生棉嗎?而是改成我那個來了,你有那個嗎? 加上比手畫腳來表示自己需要協助;這些字眼為何在成長過程中帶著尷尬,是現代健康教育仍不夠開放,還是應該從家長跟父母著手,改善保守觀念,從家庭教育就開始翻轉等議題都可以當作延伸的支線。

最後,身為一位姐姐,私心地說這5位演出者妹妹真的都很嬌小可愛,2D紙板小道具(掃把、拖把、船的方向盤、望遠鏡)非常討喜。擁抱環節中,第一位I-na(主控人員)在我也很自然回抱時,可以察覺妳更用力攏緊了我的背,擁抱的感受很好,謝謝妳唷!

p.s : 謝謝某位女孩稱讚我的漫畫式自畫像,想到也許可以蒐集大家的圖像(願意的話),當作布置的素材或下回演出的用途?

演出場地:Onfoto Studio

與其說我在看一個劇場演出,不如說我在一個cult心靈成長工作坊,主題和女性自覺有關,一開始一個淨身和靜心的動作,接著一些團康分享活動,慢慢帶到對於女性主題的範疇,比如生理期、社會框架或社會期待的女人等等,中間會穿插著行動劇或故事分享,有許多儀式性的象徵,比如分享你的祕密,把它放進貝殼裡,再掛到生長樹上。三位工作坊帶領者,以許多台灣原住民語的母親Ina自稱,穿著白色的長裙,話語輕柔,期待提供撫慰與平靜,但是….,我好像沒有在節目單上接收到這是一個工作坊形式的「表演」,也沒有意識到B劇團除了兒童劇,也發展了新的項目,當觀眾並沒有定下這個契約要參與一個某種程度有點私密的工作坊,即使我們並沒有被要求要揭露什麼,任何類似儀式性的觸碰也都有經過我們的同意才執行,但如果我真的很介意在未做準備的情況下,接收到他人的能量,那這個演出是否在善的前提,其實侵犯了觀眾?
意識到自己太過憤世忌俗的同時,也在想著這樣的活動是否有更好的出口?比如女生在小五小六的時候,會經歷「衛生棉姊姊」來到班上講解有關於生理期、衛生棉使用、和青春期變化的活動,是否《那個》可以成為這樣的活動,即早有更寬廣,超過功能概念認識女性生理的方法。

演出場地:Onfoto Studio

節目介紹對「那個」的描述詞句及關鍵詞「生理期、經痛、衛生棉、賀爾蒙」,引導我以為會看到一齣以月經為題材,討論它之於女性的種種,類似《陰道獨白》的演出,但這完全是一場誤會。這場「演出」由演員表演(包括分享秘密)、揪著觀眾圍坐組成類似心靈成長團體玩幾個遊戲,以及許多顯現女性心思的細節裝置與道具所組成,建議應該報名「其他」類,而非報名戲劇類節目。

大約在開場不久,演員要觀眾閉上眼,然後來碰觸觀眾身體(安撫、傳送能量)的那一刻,就意識到自己並非這個演出的目標觀眾,這種感覺在要求觀眾圍坐傳送紅色毛線能量球、輪流說出「我想要…」時,最為明顯。因為不好當一位不配合的觀眾,於是開始轉念,抱持著就看看年輕創作者們想表達什麼、關切什麼,以及「那個」究竟是什麼的心情繼續看下去。

整場體驗下來,接收到創作團隊想傳達的訊息是:「女孩要愛自己」或是「你就是獨一無二的你」。透過演員表演所說的台詞及秘密分享,表達了小孩要轉為大人的期待與擔心、女孩的自信心不足(「還是當男孩好一些」、「我好看嗎?」)、期待大人給予支持而非限制,也抛出許多「女孩一定要…嗎?」的質問,甚至因不想成為家長所期待的樣子而感到困擾。

因每一場有兩位值日生演員(Ina),類成長團體的環節會依參與場次的Ina不同而有差異。我參加的這場是請觀眾將黏土捏出想像中自己未來的小孩,並從牆上九個小袋選出三項特質放在小孩身上,比如勇敢、樂觀等。但是,認真建議這項互動設計宜再思考,並非所有現代人都打算未來要生養小孩,如果講出那麼多不想受到大人給予的女性刻板印象限制的話語,這個互動設計根本打臉你們質問「女孩一定要…嗎?」,再度落入「女性=傳宗接代」或是「一定要傳宗接代」的刻板思維。還有,小孩不是父母的財產,即使長相及個性不是家長所期待的那樣,他就是你的小孩,比起要求具有什麼特質,健康平安長大比較重要。建議或許可改為捏出自己及選出自己想要擁有的特質,讓演出更聚焦在自己。

身為沒有前述那些困擾的中年女性,看著年輕女孩們利用一個製作來訴說這些內容,產生了兩個想法。第一個想法是:天啊!性別平權教育真的不能等,為何到2020年,年輕女孩的困擾仍是這些事;想扭轉未接受過性別平權教育的大人們的想法,的確不易,但年輕一輩請先建立正確認知及自信,才能面對長歪掉的長輩及社會。第二個想法是,已經長大的女性可以想想自己過去是否也曾經歴類似困擾或困境,又是如何走過來而且沒長歪掉呢?然後,當你遇到還陷在這些困境裡的年輕女性,請給予她力量,支持她不要長歪掉。

雖然不是目標觀眾,但看完卻激發如此多碎唸,可見得這個演出能引發後續值得討論的話題。
還有,誠心地說,光是看整場的裝置及道具就感受到女孩們的心思非常細密,以及某些「那個」令中年人聽了覺得心疼。

演出場地:Onfoto Studio

由於在藝穗手冊上的關鍵字有「生理期、經痛、賀爾蒙、衛生棉」等,再加上視覺是一隻拿著紙袋的手 (通常到小屈買衛生棉,店員都會用個不透明紙袋裝),本以為這是一檔專講月經的作品,實際上它提的範圍更廣,說的是女孩/女人的自我認同,並以一種心靈成長課程的方式呈現。嗯...所以報在戲劇類演出有點名不正言不順啊!

五名表演者在不同的場次分別扮演 I-na 與 Fafahiyan - 前者是豐收女神,後者是女孩/妹妹之意。I-na 們會帶著觀眾圍成圈坐下,深呼吸,放掉外在的紛紛擾擾,並透過儀式讓觀眾可以更專心於眼前即將到來的互動與體驗:觀察建築物的自然光來源、感受一顆扎實且具彈性的圓球、摸摸自己臉部的輪廓、畫出自己認知的樣子;同時,也有幾個短劇與自我經驗分享,提及女性在職場、家庭以及社會期待下所承受的壓力與困惑。

整場演出的安排寧靜舒適,布置也溫馨小巧 (如果有更多機會可以讓觀眾參觀就更好了)。可惜的是,即便談論到「女性」,議題的範圍大抵限縮在10代與20代的年輕女性,因而對已經活到近不惑年紀的觀眾我來說,有那麼些清清如水的局外感。因此,且讓我轉個彎重新思考,回溯過去的還是女孩的我是否有這些想法 (大抵是我活得太任性,習慣衝撞,所以一直活得很驕傲吧)?台灣的性別平權運動方興未艾,女性對於身體與精神的自主意識也越來越獨立。若這些過時的想法依舊存在 - 物化女性的僵化道德觀、容易拿來情緒勒索與綁架女性的婚姻與小孩、東方傳統社會的重男輕女觀念等 - 那社會真的有前進嗎?這些外在束縛真的還是現在女孩兒們的煩惱嗎?若只是單純看煩惱本身,是否簡化與忽略了些什麼?或許將這些問題與時間相互交疊,可以有些新的火花與切入點。

回到演出本身。雖然演出企圖以真誠的自身經驗去帶動觀眾情緒,藉此引出觀眾共感,但這類偏私密的自我肯定與告解通常很難在第一次接觸的場合就順利進行,而是需要長久的關係建立。此外,我還是有些在意「月經」這主題被縮小了。月經是只有女性才有的生理週期,除了身體與心情上的不適外,可以討論的還有生命、文化與宗教,甚至是停經與更年期的影響 (有月經才是完整的女人嗎) 等。從不潔的月經,去汙名化,到擁有月經是健康的 (女性因有月經而比男性不易有心血管疾病) 等,可以發揮的地方有好多呀!

演出場地:Onfoto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