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虎刺梅

Euphorbia milii

    2.514969325153371000



選在剝皮寮是對的
21-23號這樣的老宅子裡,破頂的樑柱間
立著幾株老梅樹
垂懸的枝椏湮滿紅梅如霞如霧
與斑駁的牆面相得益彰

是受過長年科班訓練出來的舞者
舞碼也算是挺傳統的現代舞(對,矛盾但確實如此)
雖然藝穗節的本意好像更鼓勵有跳躍創意的創作
但傳統也看人怎麼做
走傳統路線但創意不僵死
可能會因為由最熟悉的身體語言為基底
發揮得更加得心應手也說不定

全曲緊扣著虎刺梅這植物的各種生命樣貌、各種想像、各種姿態
在看到中後的時候才想到
裡面的舞蹈情節發展沒有離開梅過
但編排巧妙,並沒有繁複叨敘的感覺
讓人看不厭
有些動作收尾時還微微加入一點街舞元素
姿態更多了一些趣味感

不過稍微覺得可惜的是
裡頭缺了輕快一點的段落
也許可以是在梅雨中的梅樹叢聚
在潤澤細雨中
梅樹們應該也會是歡欣的吧

其它意見:是否可讓觀眾晚一點入場?剝皮寮的場地在白天無法暗場,舞者的第一組動作又需要強大的專注力,如果能讓舞者們提早上場定位靜心,不用在觀眾面們前進來就定位之後很快就要動,對舞者應該會更有幫助。

演出場地:剝皮寮歷史街區 173-21&23號

紅色是這場舞蹈演出的第一印記,表示著愛與慾望、情色與禁忌、熱情與生命,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五行中的火,對應的顏色,而八卦中的離卦也象徵紅色,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是四象之一朱雀,代表的紅色也代表吉祥的意義。紅色有很強的視覺衝擊力、特別有分量感,它透露著堅定、堅強、熱情與奔放的象徵,結合四位女舞者與紅色的頭紗,有種女權與民族象徵,音樂節奏有著邊疆民族部落色彩,舞者以剛柔韻律的動作表達女性內心的思想情感,流暢的編舞與換位調度讓舞者們從態變、波動、過渡與轉變中打破某種束縛與成長,彷彿象徵著女性在不同階級、種族、如虎刺梅一般具有頑強的生命力,虎刺梅別稱鐵海棠,花期長紅色苞片,鮮艷奪目,花語倔強而又堅貞,溫柔又忠誠,勇猛又不失儒雅,這也是整場舞蹈所感受到的核心精神。四名舞者在服裝造型上有花心思,若能有更鮮明的角色設定並配合轉場有所變化,如花朵般初生綻放與蛻變,會使演出更有張力與撼動人心的表現!

演出場地:剝皮寮歷史街區 173-21&23號

紅色頭紗搭配由鮮紅漸層至近似純黑深紅的舞裙,再加上猶如走著婚禮紅毯般,雙手提著舞裙緩步前進,立刻就讓我聯想到蔡依林的《紅衣女孩(Lady in Red)》MV。

不過,雖同樣提及父系社會下的婚姻對於女性/女權的約束與壓迫,程偉豪導演鏡頭下的紅衣女孩染滿了鮮血,維持他熟悉的驚悚片調性,這齣《虎刺梅》則在戰鼓喧騰中張揚著木蘭從軍般的氣勢,尤其讓四名舞者各自展現其既能剛毅亦能嬌柔的肢體,乾淨俐落,美不勝收,每一個轉身、擺手、低俯、跨步,都力求完美也堪稱完美。

在舞蹈呈現之外,一旁的米色布幔上也有舞者手持筆刷,隨著樂聲盡情揮灑而成的墨跡,是書寫也是宣洩,時而奔放時而自憐,只可惜墨跡與書寫時的肢體,終究受限於布幔。

此外,除了在開頭和結尾呈現出關於婚姻的抉擇(或掙扎)之外,中間的女性/女權展現儘管明確,卻少了對象,少了足以讓張力更加飽滿或激盪出絢爛火花的障礙/衝突。最前面提到蔡依林的MV,或許是個較為極端的例子,但四名舞者若能更有各自鮮明的角色設定,除相輔相成之外能再多點破壞甚或挫敗,或許會有更加撼動人心的表現。

演出場地:剝皮寮歷史街區 173-21&23號

作品名稱「虎刺梅」,取自同名落葉灌木薔薇類開花植物物種,該物種又名麒麟花、鐵海棠、萬年刺,花語為「倔強堅貞,溫柔忠貞」,不論從花名、別名、外形、花性、花語哪個角度來看,幾乎都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舞作以此命名,其欲表達之作品核心精神,其實已經昭然若揭。

四位女舞者,造型雷同,都是束髮或結辮,將整個臉蛋完整地顯露出來(不過瀏海在舞動流汗之後,也大多貼黏在額頭或耳際了),妝容的腮紅塗得稍重(再多,就有點京劇花旦的感覺了),整體色調偏暗、濃、油,燈光並沒能幫太大忙;上身著膚色底貼身衣,上頭綴以黑墨勾畫的花朵圖案,下身著黑裡透紅的紗裙,近左腰處並配以流蘇。大致是以舞者的身體與造型喻虎刺梅。

舞者的身體隨著音樂而舞動,音樂的調性帶有邊疆民族與部落風格,強烈的節奏頗能與虎刺梅的堅毅相互呼應,偶有穿插柔緩的弦律,也算是蘊透出虎刺梅的溫韌,音樂與身體在剛柔、強弱之間彼此唱和。可以感受到編創的理念,主要還是從「譬喻」出發,以虎刺梅為題,女人與花互喻互文,並由舞者在表演的過程當中,運用右後舞台的一匹白布,用沾墨刷筆,臨場即興,完成了一幅虎刺梅的抽象線條畫,以此點題。

觀賞當下,驚艷不多,以虎刺梅為題、為喻,焦點清楚,但想像也不遠,只能偶爾出神留意那大力綴點在音樂波紋上的雨聲,究竟是事前的電子合成?還是演出當下的場外不速之客,參演一腳?演出結束,大門一開,街區雨勢大流傾瀉,終於知道答案了,那瘋狂的西南氣流暴雨,也算是神來一筆了吧!

演出場地:剝皮寮歷史街區 173-21&23號

好久沒看到這麼純粹的舞蹈作品了,乾淨不囉唆,在剝皮寮歷史街區的演出空間,二樓漸少的樑木,引進了光線,吊掛了紅紗,舞者統一的服裝,有著墨色刺青的胎衣,與黑紅漸層的紗裙,頭上披著紅紗的舞者飄出,有著東方吉賽兒的民族風,兩位披著頭紗一位沒有,也許象徵了舊時代與進步思想,當沒帶頭紗的舞者幫忙移除頭紗,也有著女性解放的概念。
流暢的編舞與調度,四位舞者交錯搭配,動作好看迷人,演出空間後方有繃緊一塊畫布,上面已經有著許多抽象的畫痕筆觸,舞者在演出中會去增加新的線條,有著女性書寫,或是女性創造歷史等等意涵。無論是在音樂的搭配、編舞的結構與意念、舞台視覺美術,都非常賞心悅目,太久沒看到這種好好讓舞者跳舞的舞蹈作品了,一時之間竟也感動萬分。
想知道「虎刺梅」除了是一種花名之外,是不是還有別的典故,看了作品介紹,文謅謅到雞皮疙瘩掉一地,想說我到底看了什麼?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呢?


其它意見:作品一開始,三位舞者出場,兩位定位,一位匆匆上了二樓。觀眾進場的時間大約也才五分鐘,難道不能先PRESET到二樓,一定要演出開始時穿過舞台然後上二樓預備嗎?那等等出場時的驚喜不是全沒了?

演出場地:剝皮寮歷史街區 173-21&2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