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

拾夢者

Dream Picker




我又走錯場子了,完全不瞭解這個體系。

台上台下一片和樂融融,無論是觀眾或表演者都享受在「樂於跟他人分享自己」,這樣的集體氣氛對我來說很驚艷。比起表演來說,觀眾分享的故事或夢境更為清晰。由於觀眾分享的都是非常貼身的個人夢境,無論語言表達上清晰與否,都有很強烈的感染力。相對來說,台上的表演者是否能在當下即刻就能透過表演來回饋觀眾,是非常高難度的考驗。觀眾能否清楚的語言來表達夢境是第一個問題,表演者能否即刻對分享的內容有所感受是第二個問題。因此,這些回饋的表演可以說一半是令人動容的小品,近乎三分之一則使用某種固定套路來解套無法或無法即刻回饋的窘境。這樣的「無感之感」究竟適不適合「送」給觀眾呢?

演出場地:小劇場學校

知了劇團參與藝穗節已十年的時間,但我卻是第一次看一人一劇場此種型態的演出,這齣非常需要觀眾的參與,演出得以成立,而台上的演員們以即興的方式,將觀眾所說的內容呈現出來,這件事情的確需要高度的默契(抑或是清楚的指令)。

而聚集在此的觀眾,有不少是熟稔此種形式的,於是乎,透過老觀眾對於自我夢境的解說,那些私密的、屬於自我的時光,在戲劇呈現上有了不同的狀態與效果,而說夢的人,看著自己的夢被呈現出來,有些說夢者被打到內心感到胃絞痛,有些觀眾看著自己荒誕的夢而哈哈大笑,而我一直覺得自己在一個戲劇治療過程中,有時候不免抽離,但知了劇團一直在做的事情,我是欣賞的,素人的參與反而是主角,演員才是配角,只是夢了十年,蠻期待可以有新的主題可以發揮。

以及即時字幕這件事情很貼心,讓劇場欣賞無障礙。

巧合的是,最後將所有參與者的夢,大集合成一個小小的作品,我突然發現,原來自己的夢中出現過這一幕......

演出場地:小劇場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