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

上課三部曲之二:與神同行

The Trilogy of the Class: Along with the Gods




我喜歡這個作品原因,應該跟創作者的意圖似乎有所出入。

創作者的核心應該有兩個部分,首先,劇團似乎有信仰的背景,不斷使用佈道或福音的台詞作為場景核心;主角夢境的背景是毀滅世界的大洪水;主角的傷痛只因為「洪水已經退去」就突然解開轉向和解。這些設定如果不在信仰的語境下是無法成立的。

其次,以學生、導師、家長、學校等多面向來處理故事核心「罷凌」問題,來自教育現場的老師/演員們透過繁複的場景與角色變換,非常細膩的呈現出親子/師生/同儕關係中的矛盾與暴力。非常有趣的是,「家長、老師」這些比較接近演員實際年齡的角色似乎很難脫離「扮演/模擬」的狀態,然而,同樣演員的「高中生」角色卻是非常生動又有趣。想必那些讓他們傷透腦筋的各種學生,的確是深刻的烙印在老師們的心中。更有趣的是,儘管每個演員聲音的質感和發聲方式都不相同,口條都非常好,甚至比劇場演員還要口齒清晰。完全不需要麥克風,無論是天然娃娃音、低沈嗓音、少女音、喃喃自語,無論情緒、角色或音量如何轉換都非常清晰,感覺非常令人愉快。換句話說,這些口齒清晰是來自演員的日常,而非來自表演。除了令我更加佩服老師這個工作之外,這些質感各異卻不衝突的聲音傳達出一種多數,讓這個罷凌議題中的暴力與矛盾具有更高的公眾性與普遍性。

演出場地:臺北市立松山高級商業家事職業學校- 學生活動中心1F

這是一部不差的戲,但卻幾乎沒有什麼直接的對話,每個人都在各說各話,是導演手法讓所有角色產生連結,而內容不乏LINE群組的訊息、導師教學觀察日誌、家長聯絡簿、學生日記等,看下來好像沒什麼怪異,接得還算緊湊,但彼此之間互相等待、情緒能否一貫都是值得團隊思考的問題。

喜歡劇中幾個巧思,包括與觀眾互動的「大風吹」遊戲,緩解了一些氣氛也製造更強烈的衝突感,霸凌事件從團體更容易產生、在遊戲歡快的情緒中卻有人被壓迫、不自覺就開始的,無論是正中間正在發號奇怪指令「吹有秘密不想說的人」、「吹不需要朋友的人」卻無人搭理的受害者簡小琪,或是被邀請上台的觀眾,從熱鬧地參與其中到後來發現所有人都不動時,自己也無法動,因為意見或選擇與他人不一樣時,會顯得怪、不合群,體現了青少年團體、同儕無形中互相牽制的微妙關係,也點出了下半場學生們對事件自白,每個人所缺乏的道德勇氣。
是松山家商師生共製的節目,場地本身有主場優勢,看得出來相當精心布置,教室的氛圍、書本牆與鐵網如監獄的設計都為演出加分不少,學校的氛圍在這裡更容易認同與感受,看到最後發現老師與小琪兩個界線模糊的角色,是過去與現在的自己,雖然在看戲過程中可略知一二,編劇安排老師以小琪的身分體驗學生之間霸凌的場景,但到最後一刻被證實時,那種兩人間互相關心、鼓勵的溫暖讓人感動。

其它意見:1. 建議劇本可以讓每個角色之間有真實的互動,多段的獨白容易讓觀眾感到疲勞,也會讓事件發生的不夠完整,畢竟我們都只能聽到各執一詞,以自己為出發點的闡述。
2. 劇中其他學校老師、職員的出現稍顯突兀,應該是他們的參與度(事件)其實不高,卻又常在獨白間湊一腳,可以思考這些角色的必要性,若重要則可以多著墨於此或是減少師生明顯的界線劃分。

演出場地:臺北市立松山高級商業家事職業學校- 學生活動中心1F

有別於藝穗節其他幾齣戲〈僅止於我所見〉,《上課三部曲之二:與神同行》是演員人數最多、口語表達能力相當平均的一齣戲,大概成員多來自於教育現場,經常仰賴語言溝通所致,幾段需要快速轉換語態的台詞,適切而自然。

沙特曾說:人的存在,是自己創造自己。然而這齣以沙特《無路可逃》為發想的劇本,雖然藉由大量獨白讓不同角色說了話,但眾生喧嘩過後,卻是各說各話,誰也沒把對方的想法聽進去,像極了此刻的台灣民主,不巧,也是現行教育體制給人的印象,誰說了算?原劇本透過三個在地獄中不自由的靈魂,探討現實中人的處境,當我們只能「透過別人眼光來界定自己」時,那被制約、無法動彈的其實是我們自己,一如舞台上對立的幾種身分。

劇本寫實且紮實;大風吹的橋段有趣而富深意;至於課桌椅型塑的身體,規矩又僵直,頗符合傅柯理論中所強調的「規訓」,唯一是苦了我這個有點年紀的觀眾,座位真的不好坐。

演出場地:臺北市立松山高級商業家事職業學校- 學生活動中心1F

教育現場裡面,有學生被霸凌、有老師無力處理的問題、還有忘記自己也有責任的家長,這齣戲用了很多很多的獨白來襯托一條主線故事,然而獨白有時候有點找不到關聯性,有霸凌學生因為缺愛而忌妒、有成績好學生對於課業以外的不屑一顧、有想要做自己但被社會性別框架框住的學生、有熱忱老師如何被官司澆熄熱忱、有老師之間的勾心鬥角與不信任....

獨白的主題太多,使得主線故事有點被掩蓋了起來,戲看起來略有一點破碎,以至於結尾如同故事介紹描述的「她與她有點像」看起來像是瞬間變化穿越劇的錯覺,但又不太確定原因。不過我覺得這齣戲的獨白是好看的,演員們在說故事都像在分享切身經驗,我很被裡頭的一些故事打動。

演出場地:臺北市立松山高級商業家事職業學校- 學生活動中心1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