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新女性生理使用會

How To Make Your Vagina Feel Good




《新女性生理使用會》從演出名稱到節目介紹等,就已擺明了這是一場相關各式生理用品的「座談會」。而這個“演出”,也就真的是一場以女性生理用品為主軸的產品使用說明、示範暨討論會。說是“演出”,好吧,演出的內容還是經過安排的,但並不覺得表演者有真的在扮演任何角色,比較像是以本人的真實狀態出演。

演出是有個公式的:首先會先介紹產品,然後示範使用,接著跳一段舞,來驗證產品在激烈運動後的狀態及好用程度。這所有的一切行為都是表演者親身實際示範。

在示範到第二項產品時,開始有點納悶自己是怎麼選了這個節目,當下回頭查了一下節目介紹。我想,我不太在意這是個不太有舞蹈的舞蹈類節目,而且可以公開討論女性生理用品是好的,當初選擇應是期待有不一樣的創意呈現,但它真的就是個實際的「女性生理用品座談會」,且是個(對我個人)沒有提供太多新資訊的活動。

演出場地:URS127玩藝工場(2小時場地)

演出場地中佈置著一張白長桌,桌後坐著一位穿醫師白長袍的女子,身後是一張白色的投影幕。隨著場內另一位女子的簡單招呼,我知道這是一場座談會,白桌後那一位是今晚的女性生理用品專家。

基於這幾年來,各式各樣的演出形式混種的比例急速增加,養成我看戲前並不會特別去區分或者記憶該演出是屬於什麼類別的習慣。我並沒有準備著要看一齣「舞蹈」演出的心情來到現場,或說,雖然演出團隊在藝穗手冊上選擇的類別是「舞蹈」,這個分類標籤也根本沒有刻在我的腦海中。於是,進到演出場地的第一秒到最後一秒,我都沒有認為這是一齣偽裝是座談會的舞蹈演出,而完全融入了這個「座談」情境。使人信服這是一場座談,除了上述原因之外,還有兩個:第一個是擔任接待(主持、介紹者)的安泥,完全沒有怯場的不自在,亦沒有正在扮演的矯揉做作,而是非常流暢且真實地在跟進場中的觀眾互動,這個狀態就降低了演出成分,讓人感覺更加接近在參加一場座談;第二是由於接下來關於女性生理用品的介紹內容,是非常認真,不容納太多意圖譁眾的搞笑成分,或者蘊含什麼非得向觀眾推銷的、富含深意的劇情內容。

安泥介紹了身穿白袍的專家阿布老師,而表情嚴肅的阿布老師穿著白袍也的確增加了好幾分專業的觀感(可見人的大腦多容易被符號牽著走)。在這個從以前到現在仍然衛教不健全,並且普遍與慣性規避兩性(或者單一性別)資訊探討的社會,我滿心期待這兩位女子即將要用什麼樣的方式來討論女性生理用品(桌上擺放著衛生棉、棉條、月亮杯)。

隨著投影幕上簡報一張一張的切換,我們經歷了各種材質衛生棉的分析、簡單的對話討論,安泥也邀請了觀眾上台一起測試衛生棉的吸收力,我們可以把紅色的測試水滴到各種衛生棉上,然後去觸摸,討論吸收力與使用的舒適度;其實從小看這種廣告看到大,如果想做這個實驗大家在家也可以做,只是一名女性一輩子大約要花費將近十萬元購買生理用品(計算不納入買到特價生理用品,並且以50歲停經為參考),在年輕時期應該沒有人想要沒事買一堆不同的衛生棉在家試驗吧?所以這種場合(對我來說)還真的是很難得。加上,這一晚的觀眾中,有四位男生,更讓場面添了幾分幽默與真實,而可以不完全被當成是女生的小圈圈。(聽說有某一場觀眾反應,演出很像是女生的小圈圈。我可以理解這樣的感受,但,其實也很怪,我們聚在一起討論跟我們切身相關的議題,怎麼就是小圈圈了呢?如果有任何一位男子提出疑問,相信在場不會有女生刻意排拒回答或討論的,畢竟,有機會讓更多人了解這些被規避掉的話題,大部分的女人應該也會感到舒心吧,就像…男子們總希望女人可以理解他們當兵的種種事蹟而喜愛不斷複述一樣,然而,可以合理談論當兵的場合,總是比談論生理期的場合多得多。)(好的,我明白以上的比喻並不完全準確,只是憶起學生時期有兩位同學,一男一女,為了比較當兵和月經來哪一個比較苦,而吵得不可開交。男的說當兵是整整兩年的思想與身體囚禁,每月苦五天根本算不了什麼;而女方則說一個月五天算下來,一輩子大概有七到十年的時間都在流血…等等。當時我只有在旁邊看戲,同時偷偷用心算檢驗這些數字。好吧,我當下也許太不積極了,基於內心深信,人畢竟是情緒化的動物,有時候溝通並不會在當下完成,頂多算是個開端,後續的理解卻可以在事後出現。)

回到演出。讓我瞬間開始心跳加快的,是安泥提到女生在經期若需要劇烈運動,都會產生的側漏困擾,她說:「那就讓我們來實驗一下布衛生棉能不能經得起劇烈運動的考驗。」,我心想:「實驗?」,接著就看到安泥在眾目睽睽之下脫下她的內褲,扣上布衛生棉,然後說明他們為了實驗,設計了一系列臀部動作居多的舞蹈,然後就和阿布老師一起,跳起舞了!這時候我才猛然想起,對啊,他們是舞蹈演出。接下來的時間,就滿心都為了這兩個主題結合的貼切度感到好笑與欣賞(這裡的好笑不帶貶義,是真的覺得非常可愛且巧妙。),另一方面,腦中不斷揣測:「她剛剛是真的脫下內褲,裡頭什麼都沒有嗎?」。這個答案,直到後面她們測試棉條的時候,便得到解答:真的。她是真的脫了、放進去了,又拿出來了。

其中的驚人是由於形式的加乘。就算到了現在的年代,「裸體=藝術?」這樣的質疑仍然隱隱存在,並沒有進步/鬆動多少,但有趣的是,也由於這樣的質疑,讓人們隱性地接受了表演藝術中的裸露成份,不管是我懂了或是我看不懂的演出,面對舞台上的裸露場景,大多可以自行理解成「反正這就是藝術啦。」,但是,今天這場所謂「演出」,卻實實在在是「座談會」的形式,這個形式的影響,更多是剝除了「演出」的保護殼,而把表演者本身完全地暴露在觀眾的眼光下,於是,真脫真貼真使用(棉條與月亮杯),便成了更大膽的舉動。(在那場合中,我確實無法克制內心升起的那些女性被剖白的深切激動,但仍有一塊擔心著她們演出所提供的想像,是否會在她們演出後為她們帶來危險。我並非要分化兩性作為仇敵,但我想不會有人可以斬釘截鐵地認為其擔憂完全不可能。)

「座談會」中還有兩處使人印象深刻:一處是安泥在演出當日,真的月經來了;另一點是在演出後段,為了示範月亮杯,她邀請有興趣的觀眾和她一同走到投影幕後方,接著坐在椅子上用自己的身體示範使用月亮杯,此時沒走到幕後的觀眾,看見的是光束透過安泥投在白色幕上的剪影,而那剪影的形狀,並沒有不赤裸到多少。然,和幾位女性觀眾一起走到投影幕後的我,就親眼見到她使用月亮杯的過程,並且還有點超現實的,在過程中插話討論。我想我這輩子可能很難再有機會經歷這樣的情境。

整個「座談會」中,就在知識的分享討論,以及人體實驗中度過,實驗也包含一共三支的舞蹈。不得不說,兩位表演者在跳舞時,是十分吸引人的。如真要談論演出設計,我會認為可惜之處是舞蹈的安排,若能在三支舞蹈裡安排燈光效果,那演出將會更加有趣。這裡的建議不起源於對一般演出的既定印象,而給予評判,而是認為若有燈光安排,會為這個演出增添更多分超現實效果,亦同時加深觀眾對後續探討議題的興趣。因為舞蹈呈現的段落,在座談會中是非常突兀的插入,有點像是忽然一道光束竄入腦門,恍然出現一段白日幻想,音樂急收、舞蹈完成後,我們又立馬被扯回現實,如此,若那段白日幻想的舞蹈場景有相應炫目的燈光效果,回到現實後的感受,將會更加真實。(本節目申請的是藝穗節今年首開的「兩小時極限拆演裝」,在這個規模下,藝穗也提供比四小時更多的技術資源,所以上述目標應是可達成的。除非這樣的效果在演出團隊的評估下,並不與初衷概念相符。嗯,但我覺得是相符的而且不會扣分的啦!)

好,所以接下來進入到比較私人且思想上的探討。在這場座談會中,我有非常多次在內心中升起了某種女性應該都會有的恐懼,在她們示範使用衛生棉(而上面真的有「新鮮的」經血)、在她們邀請男性觀眾向前、在她們跳起撅屁股的熱舞,或在所有觀眾的眼睛下更換棉條時(然,下身雖然是裸的,表演者穿著長及大腿的寬鬆衣物則起到了遮蔽作用),不過,在那樣的恐懼中,卻仍有很大一部分的興奮之情,仔細回溯,我想那是由於某些在女性體內長年被社會習慣壓抑的真實,忽然被「允許」釋放出來的喜悅;當我在布幕後允許自己凝視表演者更換棉條時(而這個表演者與我只是一夜熟識,先前全然陌生),是否也同時代表了身為女性的我,將這種意圖之下的裸露視為合理,而不以過分的道德觀去束縛女性的行為?也許是的,所以在我望著她們做出這些實驗的當下,同時也在以極快的速度,重新審視自身在社會的道德灌輸之下,我們究竟將多少不屬於自己的罪惡之帽往頭上戴?於此,我允許自己凝視她,也相信她接受我的視線,則我也同時解放了自己內在被凝視的慾望。另,若真的要延伸思考,保險套使用教學與月亮杯使用教學之間的差別真有這麼大,大到其一可名正言順,另一則是一種不自愛的裸露(或會帶來危險)?是什麼教育內容養成這樣的認知,亦是需要多人參與與多年討論才可稍有鬆解,因這些箝制與檢視自身的眼光,早已從他者的啟動,內化到了每位女性的身體內。

短短一小時的座談會,除了享受舞蹈,更多是轉向自己的檢討。上述全篇若有看似狹隘的兩性觀念,則可見我已在這樣的環境中,養成多少對自己的束縛與隱蔽,若我可以不僅僅代表我自己,而是作為一個「女性」,那麼這些更是值得深究之處;另一方面,藉由這樣的演出設計,不僅提供了真正希望獲得資訊的族群更了解貼身相關的事物,也給了表演者展現自身才能(舞蹈)的適切場合。不知是否是酒酣耳熱之下生出來的鬼點子,但無論是精心設計或是無心插柳,此場演出無疑地是非常有新意且有用的融合。

演出場地:URS127玩藝工場(2小時場地)

認真練舞中這個團隊在藝穗發表作品多年,我第一次臨場參加她們今年推出的新作品《新女性生理使用會》,跟我原來預期一樣的是,參加的過程出現令我害羞以及「為什麼是舞蹈作品」的懷疑;跟我預期不同的是,團隊表演的方法和內容,在經歷完整個演出之後留給我的最重要提問,「為什麼不?」

文字能說明的實在有限,會關心這些文字的也大約都是藝穗參與者,仍是大眾的少數。我個人覺得把這個作品強勢回歸「藝穗即刻重演」,讓更多參與者一起來討論這個為什麼,或許也是有限的文字所能表達的。

演出場地:URS127玩藝工場(2小時場地)

這是我今年的最後一檔,也是最超乎我想像之外的一個作品,雖然從劇名和文案,創作者就已經擺明了這是一場「說明會」。但從團隊背景和她們報名的類別來推測,再怎麼奇怪,應該也不會離舞蹈太遠吧。結果,我完全錯了,這真的、真的就是一場以女性生理用品為主軸的說明會(或說示範暨討論交流會),另一位評論人所說的「飾演主持人/專家」,在我看來比例極低,因為表演者就是以本人的狀態在與觀眾互動著(甚至有時候會聊開)。所以老實說,我不知道該以什麼角度去評論這場「活動」,只能就一個男性觀眾在現場觀察到的現象來提供一些回饋。

1. 核心命題很直觀,我可以想像女性(尤其是作為一名舞者),需要花多大多久的心力,讓自己的身體去跟生理期/生理用品學習相處與對話,而主創者們也確實藉由實際的舞蹈呈現,去「測試」生理用品是否真的能負荷身體的使用。只是,台上的一切,從結構到內容,其實比較像保健節目或是衛生所的宣導啊~舞蹈真的只是一個過度功能而已。加上這些被選擇的語言,其實都是偏知識性的而非創作性的,是不是去「其他」類,比較好呢?

2. 現場有滿大量的道具展示與體驗,但在第一個階段做衛生棉的吸力測試時,因角度關係(衛生棉是平面的)所以主持人邀請觀眾上台近距離觀察並觸碰,可是因為人數過多(但這場大概只有6~7成座),有許多觀眾其實會被落在旁邊,參與有限。這一個流程可能需要再思考,或是設計一個現場拍攝並同步投影,來做類似大螢幕的效果?

3. 身為一個男性觀眾,我在現場根本就好像誤闖女子宿舍一樣(這場男女觀眾比例約1:6),雖然主持人相當友善地與每個人互動,但在整個概念的執行上,包括提問的內容、經驗的交換,其實還是以女性為目標群眾。我縱使對女孩兒們七嘴八舌討論的話題很感興趣,也產生許多驚奇與訝異,但終究並沒有一個「男人可以怎麼切入這件事」的途徑讓我們走進去,而稍微觀察一下現場零星的幾位男性觀眾,發現大家臉上似乎也只能帶著「啊~是這樣啊」的傻笑了。而,這終究是一個售票演出,吧。

演出場地:URS127玩藝工場(2小時場地)

這其實是一場偽裝成使用座談會的演出:安泥扮演主持人,阿布則是女性生理用品專家,兩個人依序介紹衛生棉、衛生棉條與月亮杯。除了讓觀眾上前觸摸產品外,還做了吸收力測試 (經血是紅色的,不是藍色的唷),並在每一次介紹後親身使用。是的,親身使用,包含放布衛生棉在內褲上,置入棉條與月亮杯。每次使用後都會來段舞蹈,實驗究竟這些產品是否如廣告或是想像中的好用乾爽不拖沓。這晚的演出因為音響原因,很可惜第三段舞蹈並沒有如期呈現,不然三段舞蹈的困難度應該是逐漸提高的。

女性在談論生理期或是生理用品時向來尷尬害羞,早期社會甚至將經血視為不潔物,禁忌許多,就連侵入式生理用品的購買與販售規則都是這幾年才逐漸放寬。這場演出的氛圍輕鬆寫意,笑聲不斷,特別是團隊對於自己的身體與談論自己的身體感到自在 - 不管是在示範前的講解或是下場示範,絲毫不見扭捏,這是很難得的。也因為整個氣氛很輕鬆,讓身為ob指入式棉條愛用者的我,情不自禁的解說了小章魚的妙用 (棉條萬歲)。

嚴格來說,這場演出雖然歸類在舞蹈,但舞的部分很少,反而比較像是行為藝術;又演出中所傳遞的資訊我都已經很熟悉,自然會期待更多!私認為,如果可以挖掘更多生理用品的奇特使用方式,並用極為正經八百的態度說明,或許可以增加爆點,也讓生理男性觀眾更有參與感。比如說,衛生棉是居家必備良藥,當你臨時找不到OK繃卻又大量出血時,或是不小心打翻飲料找不到抹布時,還有鞋子需要鞋墊時,都可以仰賴衛生棉驚人的吸收能力,薄荷與漢方口味還有除臭功能呢!衛生棉條亦若是,流鼻血的時候非常好用,管子更可以拿來藏違禁品 (小朋友不要學)。

演出場地:URS127玩藝工場(2小時場地)

一場偽裝成「產品使用說明會」的演出。表演者安泥演出「主持人」,另一位表演者阿布演出「女性生理用品專家阿布老師」,演出環繞著「女性生理用品」:衛生棉、衛生棉條、月亮杯。演出內容段落有個公ˋ式:一、表演者說明各廠商的產品特色,並邀請觀眾上前來摸摸看聞聞看。二、表演者脫下褲子,用上生理用品,並且跳一段舞,來應證產品是否「舒服好用」

第一段,舞者脫下內褲,把布衛生棉黏在內褲上時,我還覺得「少來了,一定是假的,有兩件內褲吧」第二段舞者現場塞衛生棉條,我想「這是玩真的」,第三段,舞者邀請觀眾到白布幕後面看看「如何把月亮杯塞到陰道裡」時,我感覺,這個演出完全昇華到了行為藝術的層次。

台灣對於女性生理期,向來遮遮掩掩,衛生棉廣告中的經血一定會用藍色的汁液(莫名其妙)。衛生棉被列為「第二級醫療器材」因此好長一段時間,台灣根本買不到衛生棉條。

本演出以輕鬆歡樂的方式,正面對決台灣對於生理期的不正常態度。有許許多多女性猛點頭、有共鳴、會心一笑甚至大笑的橋段。
(因此我特別好奇,不了解生理期的生理男性對於本演出的心得。)

說是「偽裝成產品使用說明會」,但表演者的對話與對白,顯得輕鬆,彷彿話家常。如果對白能再精煉,再「演多一些」,拉出「產品使用會」的感覺,如此反差,應該會更有趣。

演出場地:URS127玩藝工場(2小時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