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

安庭

Ann Ting

    4.344196428571431110



安庭

一個人在台上的70分鐘,獨自唱歌、獨自演奏、獨角戲。

《安庭》裡,整齣戲沒有拖沓,導演、表演者節奏節制,所有的想像都在李麒(鍾岳桓飾)一人或坐或站、換氣停頓、眼神轉移、麥克風收音擴送間被共享/共想著不會出現的她們——她們不再出現的一段青春往事。

採自彈自唱的表現形式,演員也沒有多做(也沒時間)去經營眾多場景(橫跨天台海邊、暴雨街頭等等),而是透過進歌旋律、節奏、口白、音色立刻定調「這是一首在何時、在何地、在什麼心情表述」的歌,詞曲間,場景隨口氣建立;而,歌唱真的比語言傳達更為直接,所有情緒直接在柏林廢墟裡、觀眾面前應聲迸發,整整70分鐘。我看見了李麒,或者在那些無法逃脫的、身體劇烈反應裡,看見表演者本人鍾岳桓。進而相信故事裡的這些人物,都是真實存在的人,我們一齊身處在現實世界中,眼前這一切也就是他們的現實。

作為一名導演,我好奇的是,那,舞台上有沒有不被看見的時刻?在那些不被看見、不被聽懂、不被確定的時刻,卻吸引人去嘗試理解,或許在好聽好看之外能揭露更多。

演出場地:柏林廢墟

致人生中的過客

今日演出的主角不是安庭,而是愛上安庭的男主角,男主角李麒以一把吉他自說自唱,回憶大學時代的戀愛故事。分分合合其實都是人生必經之路,但演員鍾岳桓成功發揮自身特長,以誠摯的歌聲演繹戀情的起承轉合(或說起承轉分),席間觀眾充分受其渲染,可謂魅力十足的獨腳戲!

而扣半顆星星的原因是,在柏林廢墟這個小小的場地演出竟使用擴音,實在有點太轟了,筆者坐在最後一排,看的是倒數第二場,前面已有過八場演出,可是感覺整體音場仍未調至完善,以致許多歌詞都因聲音反響問題糊成一片,對於歌唱比例這麼重的演出而言,實在有點小小的美中不足!

演出場地:柏林廢墟

這齣應該報名音樂劇。
一個人的音樂劇,乾乾淨淨簡簡單單,完美符合藝穗精神。
不艱深不諱澀
享受輕快的聽歌時間
自彈自唱自演
一點點的互動
勾勒出最青春熱血的戀愛故事
大學校園的美好時光
用旋律串起酸甜苦辣的愛情滋味
電光火石的愛情瞬間
分手的悲傷通苦
相處時的點點滴滴
分開後的孤寂寞落魄

演出者的台風穩健
貼近觀眾落落大方
演唱時專業自信
與觀眾互動也和朋友聊天般自然

甜美可愛通俗
流行的旋律
貼近生活的歌詞
讓觀眾有了共鳴
與甜美的看戲時光

安庭如果是男生
是不是更藝穗一點啊

演出場地:柏林廢墟

演出要好不用多複雜,一把吉他,一個演員,一個簡單樸實卻真誠的故事 (與說故事的方式),夠了!

柏林廢墟不大,有點頹廢斑駁的一樓空間,舞台上擺著一張椅子與一把吉他。場子靜靜的,吉他手李麒出現,要來跟大家分享他的愛情故事。《安庭》是齣獨角音樂劇,約莫70分鐘,以原創歌曲說了一個很青春也很青澀的愛情故事,還有男孩在愛情裡嚐到的喜悅、瘋狂、不安與憤怒,當然,還有成長與放下。

男孩遇見了安庭,開心;被安庭背叛,生氣;遇見了Emma,復活;被Emma欺騙,離開;再遇見安庭,彼此了解更多,除了珍惜也更懂得未來看向的天空不同。嗯,的確是個很老哏的愛情故事,不過身兼編劇與演員的鍾岳桓,表演誠懇動人,不慍不火,用歌聲與音符,領著台下的觀眾回到年少輕狂時的自己,走過怦然心動的微笑、不顧一切的衝動、彷彿天要塌下來的全世界與我為敵等,即使只有一名演員、一把吉他,這70分鐘依舊舒服迷人,是好聽好看的好演出。

《安庭》並不只是一首唱過一首的情境與心聲,演員適時地一人分飾兩角對話、站立或坐下、抑或是麥克風的使用與否,都豐富了腳色情緒的變化,也適時變換觀眾的視覺焦點。或許是首演場,演員還在抓跟觀眾之間的感覺,偶爾會出現氣氛的尷尬,但我覺得演員處理得蠻恰當的:像是賣力唱完歌後,自嘲地提醒觀眾鼓掌,畢竟整齣演出的設定該是「觀眾來看李麒這個人唱歌說故事」;怒沖沖地唱完寫給前女友的歌曲後,台下觀眾靜默一片,表演者也自嘲「當時大家聽完也是這樣 (傻眼一片)」。接下來還有不少場次,會越來越好的!

演出場地:柏林廢墟

《安庭》是個女孩的名字,李麒用一把吉他緩緩唱出他過往的青春故事;柏林廢墟是個有點封閉安靜且帶點蒼涼感的空間,讓觀眾更容易沉浸在整齣獨角音樂劇的氛圍中。

所有原創歌曲敘述著花樣年華裡的愛情,跟許多人的愛情故事一樣,平凡中都帶著自己認定的不平凡,有羞澀、興奮、歡愉、不安、煩惱與憤怒;在相處中學習成長,並在歲月流逝中慢慢放下。男孩在安庭身上體會無限美好的初戀滋味,但分手的落寞憤恨感也同樣巨大,而後遇見另一個女孩Emma,重燃對愛情的希望,結局卻是被騙離去;與安庭再度相遇,已然是不同心境,情感茁壯後更能了解彼此,兩人的未來也各在天空的彼端。

這不是個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人生不會都充滿著戲劇性,即使經歷的過程相似,卻因為主角不同,全部的感受和記憶皆是獨特的,選擇滯留還是前進有著無限的分歧點。表演十分溫和,真誠暖心的樂曲帶領觀眾回溯各自的年少回憶和單純天真。

演員偶爾會分飾兩角對談,也會有些許走動和姿勢變化,不過由於《安庭》的類別歸屬在〈戲劇〉,難免讓人覺得獨唱的份量過重,雖然可以從歌詞了解故事架構和內容,但似乎變成純粹來聽李麒演唱一串愛情故事組曲,有點可惜;如果嘗試增加吉他手和演員之間的互動,不曉得會否更有火花及戲劇感?

《安庭》的場次很多,相信演出節奏和步調會拿捏得越來越好,不過也因為場次多,今晚看得出有些疲態,歌唱表現也偶有不穩,但整體完成度相當不錯,是都會生活裡的療癒小品。

演出場地:柏林廢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