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劇/歌舞劇

離婚事務所

Divorce Expert




第一次看結合阿卡貝拉及戲劇的A劇團演出,是輕喜劇類型,議題聚焦於女性在遭遇婚姻問題時的抉擇。

一家成立一年卻還沒接到半筆生意的專辦離婚業務的事務所,社長黎小姐與實習生為了營運有些傷腦筋,佛心的房東陳媽媽會幫忙拍宣傳影片,看起來大家都還算快樂。社長的父母在教會中以模範夫妻形象告訴晚輩婚姻要如何,一切要顧及「以愛之名」,實則在早年亦曾經歷對於工作與家庭的責任分工爭吵,是偏好勸合不勸離的長輩。教會的劉小姐顯然面臨婚後老公夏先生的表現與婚前期待不同,有困擾,但又被長輩勸說「你著忍耐」。直到因實習生設局讓在交友軟體把妹的夏先生上鈎,劉小姐又發現已懷孕,才開始認真思考路要怎麼走下去。

這齣戲討論的議題蠻貼近社會現實,可能大部份夫妻都能或多或少在其中看到似曾相識的感覺,關於婚姻裡的眉眉角角大概可以寫個100集故事都沒問題吧。故事在嚴肅的女性自覺議題中,適時加入喜劇節奏來調合,劇情推展大致順暢。唯收尾部份呈現女性決定離婚就輕輕鬆鬆能離得成,有一點點太夢幻了,但當然重要的第一步的確是要先下定決心啦,在演出長度限制下,將重點放在這部份,可以理解,但也期待後續能有更深入的刻畫。

演唱部份的一個小問題是,在開場的戲,合音已對主音造成干擾。舞蹈部份則是有一種不敢大動作跳的小心翼翼感,猜測是因為場地舞台結構並非正規專業舞台,在舞蹈編排及表演時,因顧及安全而取捨所致,就是有點可惜了。

演出場地:艋舺龍山文創B2-展演廳

這幾年翻閱台北藝穗節的節目手冊時,A劇團的阿卡貝拉音樂劇就像是樁腳一樣,是不容缺少的一頁,今年推出的離婚事務所,是種適合閤家共賞的家庭親子溫馨喜劇風格。

在龍山文創B2展演廳限制的環境中,舞台空間的應用也有限,劇情推展在一個保守可預測的走向,人物的性格設定亦合情合理,幾乎是對各種”角色”的刻板印象樣板化,缺乏新意到有種曾在電視看過的既視感。

阿卡貝拉除了推進劇情的歌曲演唱以外,亦大量用作BGM。強調劇團本身特色,原則上是好的操作,可是實務上需要恰到好處的搭配,才能達到畫龍點睛之效。在頻繁轉場暗燈的空白時間,BGM可以轉移觀眾注意力,這樣的陪襯是好的,然而,開場用的BGM一直墊襯到演員已經開始對話了,反而有點過度形成了干擾。

數次暗燈的換場,台上場景擺設主要交由演員協助進行,偏偏幾位演員身著亮色服裝,暗燈的狀況下反而變成超潮白色crew服的存在,十分的尷尬突兀。與其堅持場景切換要暗燈,或許可以嚐試光明正大留著燈,用表演的方式把執行換景的工作進行編排,讓其流暢地成為演出的一部分。

因為劇本敘事著離婚事務所的日常,實體道具應用在細節上忽略了邏輯就顯得詭異,例如事務所要拍攝宣傳影片,雖然可以理解演出者不能背台要正對著台下的觀眾,可是正式拍攝用來錄影的手機就隨便擺放在側邊的桌子上,用奇怪的仰角取景,實在很難忽略那個道具使用的矛盾。

演出場地:艋舺龍山文創B2-展演廳

第一次觀賞以阿卡貝拉來演唱的音樂劇,人聲滿佈的感覺,讓音樂劇更多了一層溫度。

故事用面對問題、做出選擇,離婚可能也是一個的方式來討論感情,對於傳統婚姻價值,有表面和樂的模範夫妻、宗教典範,也有孩子優先就願意忽視夫妻問題的房東來提問與對比,也有新世代的網路交友、或是因為原生家庭而抗拒進入感情的社長。整體的故事完整好看,主題曲也琅琅上口。

演出場地:艋舺龍山文創B2-展演廳

一開場,以「斷、捨、離」為主題的首段歌曲,即點出《離婚事務所》的業務的主要核心。

從成長過程不斷看見雙親爭執,對外卻要表現「以愛為名」的恩愛父母,就讀法律系的女主角開設了專營離婚事務相關的法律服務。與父母同教會的信徒夫妻發生感情問題,丈夫於空暇時間使用交友APP,被事務所的實習生設下圈套引誘丈夫上鉤,動搖夫妻間的相互信任,最終妻子因腹中的孩子及男方父母介入,認為自己只是生子工具等因素,最終做出離婚的決定。

在謝幕時的團隊致詞,不難看出A劇團企使讓《離婚事務所》為基底,成為單元式音樂劇的發展走向,首發作也是以生活化的路線來做發想,有幾點是看完本劇的一些想法。

1. 開場的襯聲與主唱聲的節奏相互干擾:或許因為是較為快板的節奏,又以阿卡貝拉的人聲伴奏為主,觀者在台下其實一直被襯聲拉走,反而聽不清楚主唱者的聲音,是故也聽不太完整歌詞內容,直到後面才從劇情脈絡中陸續拼湊出遺失的部份。

2. 角色動機無法說服:《離婚事務所》的主角黎社長,在成長過程時常聽見父母爭執,對外卻是扮演以愛為名的和樂夫妻,導致唸法律系的她延伸了「斷、捨、離」才是得到幸福的選擇,是故開設了專營離婚案件的法律事務所,但本身卻是個不擅法庭攻防的律師,導致律師事務所生意清淡。黎家父母所爭執的內容,多著眼於妻子忙碌無暇顧及家務,雙方在外仍是一對和睦夫妻,導致黎社長成長過程中的心理陰影(?),因此認為「斷、捨、離」才是通往幸福的道路,才成立了離婚事務所。

認定「斷、捨、離」才能得到幸福的理念,多半是因為實踐相同觀點,去得到個體理想中的幸福,在本劇裡完全看到了與實務背道而馳的概念,加上「以愛為名」的黎家父母實在太有「教化社會為良善之義務」代言人的形象,無法說服我去相信這樣的人設是合理的。

3. 台語聖歌確實音韻優美(也確實有長老教會用「全台語」進行相關活動),但一下子講台語,一下子切回國語,對年紀較長且慣用台語的人來說,怎麼聽怎麼轉換,感覺就是怎麼卡。畢竟不是自己日常生活的慣用語言,氣口也會不對。許多細節上仍有未臻完滿之處,可再思考如何調整修正。

4. 劇情設定有頗多幽默的小小諷刺點,從角色姓氏便可看出端倪。

5. 以咬字清晰度來說,A劇團確實有把標準放在心上,並以行動實踐了它。

幸福的道路不止一條,婚姻的樣貌也不止一種,除了自身經驗做為基礎,PTT婚姻版做為輔助,所謂的幸與不幸,終究來自於雙方所做的選擇。

演出場地:艋舺龍山文創B2-展演廳

開場就先破題,定調一間專門負責打離婚官司的「離婚事務所」。隨著劇情往下走,觀眾漸漸了解到事務所的創辦人是一位不愛吵架的律師、一位困在父母爭吵陰影裡的女孩,也是一個把離婚視為解決婚姻問題的唯一道路的偏執狂。

直到遇見了丈夫疑似偷吃的劉小姐,接著目睹了劉小姐在與丈夫激烈爭吵當中意外發現自己懷了孕,小孩的出現不但為原本瀕臨破碎的婚姻增添了變數,女主角也在房東陳媽的開導之後理解到每一段愛情和婚姻都有自己的樣貌,都理應自己選擇自己要走的路──離婚不過是其中一個選項罷了。

最後,劉小姐自己作出了決定,女主角的事務所也不再只針對離婚作文章,勇於面對各種可能與挑戰,也尊重每個不同的愛情的模樣。

其中房東陳媽一角,大智若愚,儘管乍看是一個成天嘻嘻哈哈的傻大媽,但在娓娓道來自己的人生經歷時,卻能顯現出風風雨雨歷練出來的圓融智慧。劉小姐從一開始仰賴別人幫忙作決定,到最後勇敢邁開自己的步伐,可說是全劇成長歷程最明顯也最完整的角色。這兩個角色都讓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可惜的是,這齣戲當中仍有諸多意味不明或是顯得累贅的段落。諸如開場沒多久就出現的法庭攻防戰,若就主角本身的律師背景設定,將感情諮詢比擬為法庭上的言辭交鋒其實並無不可,也挺合乎角色邏輯,但因為終究只是個過場段落,觀眾其實連這段感情的癥結點在哪裡都還搞不清楚,缺席的「庭上」與「原告」的指涉對象並不明確,單就「被告」、「被告律師」和「原告律師」三人之間的對話也無法激盪出火花,我反而更期待的是雙方當事人能夠有更深入的溝通,而非只聽到其中一方的說詞。

類似的情形也出現在女主角的親情段落。觀眾只看到黎父黎母在外人面前的恩愛表象,以及女主角回憶中的爭吵段落,卻沒能給這對夫妻更多表達自我的空間,就算後來女主角在陳媽的開導下似乎看見了一個更寬廣的世界,編劇卻沒能安排她與父母進一步對話,去面對昔日的陰影,進而真正把心結解開,於是就算最後算是給了一個happy ending,卻不具說服力。

至於劉小姐與夏先生的婚姻,原本因為男方玩心尚未收斂而造成的危機,好不容易因為有了小孩而出現轉機,但兩人尚未有機會好好溝通,夏父跟夏母卻突然出現,然後一味袒護自己的孩子,還一直要劉小姐為他們的金孫著想。劇情本來就快收尾了,卻又蹦出對於傳統婚姻當中的女性價值的批判與思考。當然,要探討婚姻有很多面向,女性所遭受到的拘束也是其中之一,但沒必要在最後十分鐘突然塞進來,結果劉小姐不是因為丈夫偷吃而離婚,反而是被突如其來的傳統價值逼上離婚這條路。

講述婚姻的戲,卻沒能善加利用劇中出現的三對夫妻深入探討相關議題,黎父黎母只成了女主角無法面對的心理陰影,夏父夏母淪為逼迫劉小姐自行決定離婚的最後一根稻草,而夏先生和劉小姐,只見劉小姐的成長卻沒能看到夏先生自己是否真的有所改變。此外,戲中真正該學會坦誠面對自己的女主角並沒有真正去面對,反倒是一開始看似女二的劉小姐反客為主,成了全劇最有立體感的角色,讓我不禁覺得錯愕。

最後,稍微提一下關於台語使用的問題。台語教會在台灣行之有年,但為何在生活當中習慣講中文的人會選擇用台語唸聖經?這當然可以是角色甚或是編劇自己的選擇,但這樣的選擇對於這整齣戲來說是否必要?是否加分抑或者只是平添莫名其妙的笑點?台語聲韻和中文不同,若打算以阿卡貝拉編寫台語唱詞,相信會是很值得投注心力的一項挑戰,只不過這次台語僅止於「曇花數現」,反倒顯得意味不明。

演出場地:艋舺龍山文創B2-展演廳

首先必須大力讚賞演員們的咬字及嘹亮聲音,這或許應該是劇場演員必備能力,但在偶像劇年輕演員、網紅的模糊咬字和無力發聲大量轟炸下,不禁想稱讚台上年輕演員熟練地兼顧常民語言及劇場專業。清晰口條加上每位演員易於辨認的聲音、不過於複雜的故事軸,即使閉上眼睛當成廣播劇收聽也能完全理解劇情。除了聲音歌聲精彩之外,同時飾演事務所案主劉小姐及「偷偷TALK TALK」交友APP的演員表現相當亮眼,兩個角色聲音轉換明顯,同樣是笑容,卻有憨厚老實和性感調情兩種完全不同的表現,切換得相當漂亮。另外劉小姐第一次在事務所得到離婚的建議時,人前保持著微笑不讓場面尷尬,但轉身離開時隨即露出擔憂神情,微妙的表情也讓人十分驚豔。

整場戲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歌詞,應該是不停出現的「以愛之名」。似乎是要告訴觀眾,婚姻問題不是因為沒有愛情,而是太多以愛之名的壓力最終把人壓垮。更弔詭的是,這個「愛」並不是夫妻之間的愛情,而是女性肩負著被視為理所當然的「母愛」。劇中的媽媽們(律師媽媽/陳太/劉小姐)在面臨婚姻問題時,都像是餐桌上擺放的那一支塑膠康乃馨,永遠不(能)凋謝、永遠不能放下對孩子的愛。

最後不得不提的是燈光。前幾次演員臉上follow慢拍有些干擾、但尚能接受,而最後陳太告訴律師離婚不是唯一選擇的那場戲,結束時演員已停格,準備燈熄漸暗,竟然轉為漸亮,雖只有短短幾秒鐘,卻打斷了原本的惆悵氛圍。最後全體演員歌舞表演時,後方演員臉上身上更不時被打上黃光綠光等五顏六色……這對劇照師來說應該也很頭痛。

整體來說,《離婚事務所》瑕不掩瑜,好聽的阿卡貝拉和接近生活的劇情,絕對是適合下班後放鬆的小劇場娛樂。

演出場地:艋舺龍山文創B2-展演廳

離婚事務所以A劇團著名的阿卡貝拉音樂貫穿全場,以歌舞劇的形式演出,三條關係線分別為"女主/會計"、"爸/媽"、"客戶/丈夫"分頭發展,並透過單一故事線交會貫穿,段落分配恰當且鮮明,整場演出故事節奏明快、清晰,為一編劇、邏輯、音樂製作與製作皆屬精良的小品。其中幾曲樂曲帶著濃厚的2000年華語金曲的影子,尤其讓我聯想到無印良品的前智慧型手機時代的摩登感,作為七年級末段的我,代入感十足,回味無窮。

其中提出幾點拙見:

和聲與主聲的音量與編曲音量控制可再做調配,襯樂與主聲有互搶的問題,導致部分歌詞無法聽清楚。同時,部分歌曲作為引領氣氛、貫串主旨的重複使用,可以有更多元的編曲,稍作區別,能夠更顯作品的精緻與完整。

場景部分,十字架、桌椅的擺置使用,在最有限的硬體設備內創造出鮮明的廠景,精簡卻高明,讓人讚許。燈光的運用可以看見回憶橋段、夢境與現代時間軸的錯別,但可以在色調上有更活潑的使用。舞蹈部分稍嫌薄弱,可以有更精彩的發揮。

故事情節部分,以一言說明的話,這是一部「我以後怎麼教小孩」的故事,作品主軸明確且採取半開放式的討論,帶到了教養、原生家庭、情侶與開放式關係、多元成家等議題,編劇企圖心強烈,實際演出的體現亦是不俗,以親子取向的話,資訊量算是充足完備且圓滿收尾。但因故事線多且廣,若要嚴格批判,以探討"家庭關係的無限可能"來當作主軸,還是稍嫌深度不足。

片尾類似彩蛋的預告可能可以發展續集,透過接續性的單元劇模式,豐滿腳色背景,開創更多的主題探討,不論在社會意義或是戲劇本身的進步空間,個人都是非常期待。

演出場地:艋舺龍山文創B2-展演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