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Fiesta

    2.628436018957351000



在週五的夜晚,我享受了一個佛朗明哥的好"戲" !

一位歌手(最後安可曲也有上台即興一段)、兩位舞者,搭配一個木箱鼓(又稱卡宏)和吉他,營造出來完美的西班牙佛朗明哥風情。一開始,當女歌手從幕後吟唱出旋律,帶領著大家進場的時候,腦中就立刻浮現出之前在西班牙小酒館裡欣賞佛朗明哥舞蹈的畫面。緊接著,兩名女舞者帶來了一段Tango作為暖場。接下來,吉他手帶來了一段獨奏-Paco Cepero的Plazuela,6/8拍的節奏鮮明,還加上了拍手及跥腳的部份,氣勢十足!接下來由其中一位女舞者帶來的Taranto,曲風有點像是西班牙南部有點中東阿拉伯風情的旋律,一連十幾分鐘沒有停止的熱舞,尤其是最後一段一連串重音轉換,真的不得不令人拍手叫好!

節目中安排了一個有趣的占卜片段,是在進場前讓觀眾自己寫上題目的,雖然我寫的沒有被抽中,但是重點是歌手會根據題目來抽一首歌來演唱並解答占卜的問題,今晚抽到的是Alegria,內容是我給了船夫一塊錢為了過河,很貴但是很美好,感覺是雖然必須付出許多代價但很值得。然後是女歌手帶來的來自古巴的Guajira,漂亮的滑音、轉音技巧,以及忽唸忽唱的橋段令人印象深刻。

最後,是由另一名女舞者帶來發源於加地斯,佛朗明哥著名的歡愉調,一樣是十二拍,但和常見的曲式不同之處,鼓手的重音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把原本的第六拍改到第七拍!在台下一開始我還聽不太出來,是後來和鼓手交流時才知道其中的奧妙之處!回歸到舞者本身,自信的眼神、豐富的表情、迷人的肢體動作,中間還使用了一段結合扇子表演。和前一位舞者一樣,驚人的體力依舊令人讚嘆。

演出結束後,自動進入了安可的環節Bulería,許多觀眾都上台隨著舞者在中央區solo一小段,彷彿置身於西班牙的小酒館裡,同歡共樂,好不快活!

I do enjoy the night!!!

演出場地:松山文創園區 西向製菸工廠-福利設施區

Flamenco佛朗明哥是一種綜合表演形式,一般人通常印象最深刻的是舞者飛揚的裙擺、柔媚的轉腕、鮮豔的花飾。但實際上所謂的Flamenco,吉他、歌者、舞者如聖三角般缺一不可。Flamenco舞動中極重節奏,節拍不只來自吉他音樂上的領導、也來自歌者+所有舞者們的擊掌和踏步。舞鞋根底釘牢的結實鐵層,在木地板上齊聲鏗鏘作響。小野狂花舞團將演出分類訂在「音樂」裡,我相當認同(雖然一開始在舞蹈分類裡找演出資料找好久找不到^^)。

很久沒有這麼近距離觀賞Flamenco了,一入場小野狂花的舞台佈置相當到位,那就是:幾乎沒有佈置。除了正式演出場地之外,Flamenco演出常常留連巡迴於西班牙各地的tablao(小酒館),表演區基本上就是酒館中的小舞台,甚至只是清開桌椅的一區空間,所有的軟硬體就是跑場表演的吉他手、歌者、舞者本身。這次藝穗節演出,她們將一張大大的manton de manila(繡花流蘇披肩)置中高懸,便為演出清楚定調。

開場是個空台,連木地板也沒有。然後我聽到了這輩子第一次西班牙文的觀眾須知(這個很酷)。聽完西文、華文、英文三個版本的須知結,擊掌和吉他聲由幕外響起,演出者一行由外一路歌舞而入。木箱鼓手、歌者、吉他手坐定位後,兩位女舞者一鋪設好攜帶式木地板,立即在未曾停歇的樂聲中對舞起來,無縫開始第一段舞碼演出。

看Flamenco舞者對舞是過癮的,在相同的鏡象相對的舞姿中,有時相輔相襯,有時相互炫技爭艷,看Flamenco對舞就是在看一段美麗的battle。

歌者同時為主持人,言談詼諧輕鬆,適時向不諳諸多複雜曲式的觀眾們簡介應用曲式與歌詞內容。女歌者的歌聲渾厚,感情充沛,很久沒有聽到這麼認真貼近靈魂的Flamenco歌唱,我想起我最鍾愛的已逝偉大歌手Camaron,若在夜深人靜時聽好歌者的solea(深沉調),能聽到自己的靈魂心裡去。而深沉調也是考驗,歌者舞者究竟是蹙眉故作姿態的用力演出,還是唱進了舞進了生命中曾有過的深沉處,與自己的陰暗面共舞,在台上一攤開,騙不了人。而此次演出中的Solea和礦坑調,歌者舞者都有精彩而深刻的表現。

吉他手擁有對於熟練激昂的flamenco吉他技巧來說,令人驚訝的年輕年紀!吉他手是表演中極為重要的一環,需要與歌者、舞者呼吸連同一氣,才能因應歌者舞者在表演中,隨時興之所致出現的自由發揮。

當中穿插的占卜非常有趣。舞團可能事先在網路上募集了觀眾想在演出中被占卜解答的疑問,但當歌者在台上臨場抽出問題解答的不同曲式歌詞時,不光是提問的觀眾,我們台下的所有人也在看,歌者到底要如何聰慧的臨機應變,把抽出來的歌詞應用到那問題的解答上,所有的思考時間只有她把那段歌詞唱完的長度。看表演者又想又苦惱又搞笑的把卜詞解釋出來,觀眾們都被逗樂了。

最後一段正式舞碼是歡愉的Algerias,舞者柔美而有力的身段,靈巧地與摺扇共舞。摺扇在舞者指間宛如活物,一下子增添舞者臉龐的神祕,一下子勾顯柔韌纖細的腰肢。舞者張馳得宜的身體、眼神、姿態,無一不媚人性感,但又隱隱帶有不容侵犯的氣勢。

記得一位Flamenco大師說過,Flamenco舞蹈的發源很大部分來自在南歐地區遊走的吉普賽民族,因此舞姿中肩頸手臂的堅挺,象徵對長年各國各族壓迫的驕傲反抗。
而柔軟的腰、腕、指,是女人的心。

其它意見:除了以饗同好之外,藝穗節也是個讓對這門表演藝術陌生的觀眾能接觸到Flamenco的機會,建議下次可加入男性舞者,或請女舞者習跳Farruca,讓一般觀眾得見Flamenco的不同風情。

演出場地:松山文創園區 西向製菸工廠-福利設施區

這是我第一次觀賞佛朗明哥表演,在格局方正的表演場地,硬體設備不複雜,舞台上的佈置僅簡單垂掛著一條酒紅色民俗風披巾,瞬間讓我有股不經意闖進某間身在巷內的神秘小酒吧,或是誰的家族小聚會感覺。原來這正是取材自60年代以來,西班牙為了發展觀光而生的佛朗明哥表演小酒館裡名為「tablao」的演出形式。開演前的announce用西班牙文、中文、英文說著:「如果喜歡台上的表演,可以對他們喊聲Olé~」,十分新鮮。
待觀眾坐定後,黑幕後傳來渾厚高亢的歌聲,緊接著瀉出輕快的樂音,揭幕魚貫進場的是一位女歌者、一位男木吉他手、一位男木箱鼓手和兩位女舞者,表演者們邊定位、搬來木地板置於台中央,表演也同時進行,一共帶來6首曲子,和最後一首明顯加入許多即興的安可曲,在個曲目中歌者、樂手、舞者輪流擔任主key,其他表演者也沒閒著,伴奏或者跟著打節拍,在某些漂亮的pose、舞步、指法完成的那一刻喊聲Olé,那股緊密的連結與默契,讓人難以將目光從他們身上移開。
其中有個十分有趣的「佛朗明歌歌詞占卜」橋段,是團隊幾年前參與藝術自由日時發想的活動,由兼任主持人的歌者讀出事前徵求到的觀眾提問,再指定團員從一疊歌詞中隨機抽出一張,接著全體表演者隨即演出該歌詞之原曲,而今日抽出的曲目,竟也真的巧妙地回應了提問。
很喜歡過程中歌者用輕鬆、不刻意的口吻帶入佛朗明哥文化介紹,無論是每首曲子的內容、吉普賽人的小故事,都讓我對佛朗明哥文化更認識也更好奇了一些,在這樣一個週三小週末,很是滿足的一個夜晚。

演出場地:松山文創園區 西向製菸工廠-福利設施區

2位舞者、1位吉他手、1位木箱鼓手與1位歌手展現佛朗明哥小酒館的風情,鮮艷亮麗的披肩和長尾裙,靈巧澎湃地的舞步及千變萬化優雅俐落的手勢,看似熱鬧,卻也是吉普賽人對生命滄桑的詠歎。舞蹈的張力,偶爾搭配手掌拍擊聲讓類似踢踏舞的舞步更富有節奏感,都考驗著表演者的基本功技巧和團隊臨場的默契。
非常喜歡歌手的音色,佛朗明哥吟唱是其美學很重要的基底,帶點沙啞的音色,悠揚繚繞的轉音,或是高聲引吭的橋段,能量跟情緒都非常飽滿,舞者的表情和傑出的身段都令人心動不已。若想接觸並體驗現佛朗明哥歌舞的魅力,相信小野狂花樂舞合作社會是很好的選擇之一。

不過中間安排了一個歌詞占卜的小遊戲,讓觀眾在筆記本上寫下想詢問的內容,舞者與歌手在根據抽選到的內容選擇曲目,感覺上是想讓大家更了解佛朗明哥曲目的歌詞內容與涵義,但是執行上不夠完善細膩,有點失去此設計的初衷。
最後,不得不提松菸畢竟是古蹟,建築物本身的隔間材質並非專業表演空間的條件,導致收音不俐落,有重複的回音,疊音出現,踢踏舞的鞋聲與歌聲,即使有細膩的輕重緩急,在此場地從頭到尾都被擴張了許多,整場下來有些震耳欲聾的感覺,著實讓演出品質大打折扣。

演出場地:松山文創園區 西向製菸工廠-福利設施區

小野狂花致力推廣現場佛朗明哥歌舞的演出。以前就看過他們的演出;幾年後再看,不管是舞蹈、音樂本身,或是音樂與舞蹈的配合,都更加的細緻與完整。
很喜歡歌手柏茵的歌聲,在她獨特的音色與細膩的轉音下,唱出了歌曲中的不同情感的流動。兩位舞者也在各自的曲式中展現了精湛的舞技與飽滿的情緒。另外也安排了一個占卜的片段,讓觀眾提問並用歌詞去回應觀眾的問題。這一段的設計覺得挺有趣的,不過在執行上有點草率,失去原本想讓觀眾更親近、了解佛朗明哥的目的。
讓人覺得可惜的是今晚年輕的吉他手,在速度中上的曲目,和舞者都有絕佳的配合;但在細膩演奏的片段,尤其是詮釋較為內斂或滄桑的曲式時,情感與技巧就不足支撐。另外則是場地的條件殘響太大,使得整個空間的聲響非常轟,整場表演看下來耳朵被聲響轟炸的挺累的。
若在台灣想看一場精彩的現場佛朗明哥歌舞表演,我想小野狂花會是一個很棒的選擇。

演出場地:松山文創園區 西向製菸工廠-福利設施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