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

私房特調

Signature Drink




演出最大問題有兩個,一個是場景過於零碎並且目標不夠明確,另一個是整個演出就像是把一個雙人劇本,抽掉另一個角色一樣。這並不能說是獨角戲,演員從頭到尾都對著一個假想的人在講話,但無論是視線上的建立、另一個角色的互動、區位的劃分,這些都無法讓另一個角色成立,更不用說是主述故事的演員本身的角色建立了。

大多的戲都有一種斷尾的狀況出現,送專輯給心儀對象,根本沒有結論,直接轉進主角內心獨白就結束了。另一場心儀對象腳受傷的戲,在主角內心慶幸摸到心儀對象的獨白後結束。幾乎三分之二的戲都是這樣沒有結論的。把EMAIL、紙條、手機訊息,全部都讀出來給觀眾,但也沒有具體的情節推進,同時也是一種粗糙的表達方式。

又有內心獨白,又讓心中天使惡魔錄音OS出現並且很具體(主角像通靈),舞台比例失衡,主題私房特調不明,這些都是演出的問題,可惜了演員本身的聲音質感以及身型比例,在舞台上有一定的存在感,可惜沒有好好應用。

另外補充1:嚴重懷疑演員本身有偶像包袱。
另外補充2:有一場戲工作人員換景沒有暗燈,我本來感到詫異,沒想到竟是工作人員獨立的謝幕,這部分非常酷!但!但!馬上竟又接回一段戲,然後才是另外主要演員的謝幕,覺得極不妥,根本應該直接謝幕了。
另外補充3:心儀對象到底是男還是女?根本不明。

演出場地:十方樂集音樂劇場

創作者企圖傳達普世價值,使得觀賞者能夠心有靈犀,彷彿處於臨場裡而感觸,不過編導手法卻與理念背道而馳。

劇情可從主角Fin的口中明確道出從各白、失戀到妥協的過程,甚至選用片段獨白表現心理狀態,釋放常人心中的防衛機制。然而自我和本我的表現卻沒有半點區別,語言的氾濫似乎淪為廉價且懶惰的創作,支離破碎的自言自語不斷干擾觀眾情緒,導演沒有賦予任何劇場語言,演員也將自己身體語彙抽離,整齣顯得拖沓疲憊。

本劇的獨角戲並非獨角,而是演員一一對著空氣靠著自說自話的建構其他角色(喜歡的下屬與好友),連反應和行動都是憑藉「假裝在對話」而引起。觀眾能被信服演員所建構再重構的空間、對手、情境嗎?如此疏離,表演上的雜亂無章更顯露無遺。

回歸戲的主題,最後以「愛自己」作為Fin的失戀救贖。如此普世性道德勸說,到底何謂愛自己?跟好強妥協就愛自己?空乏的核心,若只憑「私房特調」搪塞,未免太低估觀眾?

其它意見:若「説」作為重要故事傳遞利器,其他設計就不應吞噬文字。大膽選用符號明顯的配樂,加上燈光不必要的多次暗場(甚至獨幕劇的演出,讓節奏流暢,都比毫無訊息的燈暗好),甚至還有角色內心的配音(天使與惡魔的對話),演員躺在床上毫無行動,彷彿讓觀眾在聽廣播劇,如此干擾,演員若沒有意識的話,咬字、吃詞、音量不足表演更顯失色。

瘋癲與憤怒、哭泣確實是更顯人性黑暗面,但情緒是靠行動而起,若一昧用角色說什麼,就是什麼來撐起,觀眾難以信服,對年輕演員來說也是考驗。

如此只是筆者個人建議,僅作劇團及創作者參考。


演出場地:十方樂集音樂劇場

也許很多人在進入感情之前,都會經歷一段感情想像,偏偏腦中小劇場的劇本跟人生的現況各自表述,沒準備好的話,玻璃心就會徹底碎裂。

這齣戲大概把這段「進入感情之前」的腦中小劇場演了出來,但是在玻璃心碎裂,認知「應該愛自己」之前,我覺得演出手法太過尷尬了。演出方式透過獨角戲詮釋,但是獨角過程有很多時候都在跟「看不到的女主角」對話,有點像公車上那個電話講很大聲的人總會令人煩躁,不是因為音量,而是你只看到單一方的喜怒哀樂。我反而覺得,男主角的獨白,或與杯麵/小天使的對話更自在一些。

另外,透過這一整段的想像感情,得出愛自己的結論也稍嫌堅牽強,也許更殘酷的事,不管有沒有先好好愛自己,你都不一定就能得到愛情,就像戲裡說的,你可能付出百分之兩百的努力,也不一定有收穫一樣。

我覺得這個主題選材應該可以讓人共鳴,不過手法可能需要有所調整。不過,值得鼓勵的是,即便觀戲過程令我感到尷尬,但是仍清楚的描述了整個故事的結構,偶爾也有一些小笑點在其中。

其它意見:首演可能比較緊張造成,未來入場時間可能要抓一下,盡量避免delay的發生。

演出場地:十方樂集音樂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