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3
部落格

2020「短波15+:青少年看戲寫作計畫」之八-觀臺北藝穗節《宿舍房號:8305》


✎林家瑜:「兩齣戲都將政治議題包裹成喜劇,藉由笑聲使觀眾重新思索關於政治、關於生活的種種面向。」
✎林翊婷:「用輕鬆的喜劇來探討關於民主、關於自由,結合在宿舍可能發生的大小事、大學生的戀愛與未來煩惱,是一場非常引人入勝的表演。」
✎林宜勤:「這齣戲我自己最喜歡的點就是讓演員跟對白能夠完完整整的發揮出來,而且帶有點即興的成分在,演員們隨著觀眾的笑聲慢慢去抓出這次的觀眾喜歡什麼類型的笑點,表演的同時也一直微調自己的表演,讓演員和觀眾兩邊能保持同一個頻率,是我認為喜劇很重要的一點,而我認為這齣戲完全做到了」
✎徐毓淇:「導演以誇張化、較胡鬧的方式詮釋文本,與現實生活做出區別,拉出了喜劇與政治劇的安全距離。演員們也將情節變換快速的節奏完美地消化處理。頓點在快節奏下被巧妙運用,讓觀眾喘口氣的同時也為接下來的轉換做堆疊。筆者能夠確切感受到演員表演時的專注與享受,以及跟觀眾建立起的默契的渲染力,導演應該是給了演員許多嘗試劇本可能性的空間。」

-------------------------------------

林家瑜:
《宿舍房號:8305》是由僻室前幾年的作品《男生宿舍》及《女生宿舍 1990》同台演出的製作,將備受好評的戲碼兩個願望一次滿足地帶給觀眾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爆笑。

此次演出分為上下半場,上半場的《男生宿舍》刻劃四名分別來自中、台、港、澳的醫學系學生遭遇電腦病毒襲擊的平凡又不平凡的宿舍日常,適時帶入政治元素切中觀眾笑點,例如釣魚台玩具、中國學生的個性等。而下半場的女生宿舍演出1990年野百合學運時熱血的女大生們面臨愛情及民主政治的煩惱課題。兩齣戲都將政治議題包裹成喜劇,藉由笑聲使觀眾重新思索關於政治、關於生活的種種面向。

上下半場的串聯僅僅靠著一台自1990留下的老舊收音機、幾句提起過往8305房是女生宿舍的台詞,以及相同人名作為的八位主角間似是而非的關係,除此之外兩齣戲其實連結點不多,尤其應當是關鍵的老舊收音機,於上半場存在感強烈但戲份十分薄弱,使得它少數的出場有些勉強也有點令人納悶,這方面著實有些可惜。

不過,在演員的表現上,一切可說是極度亮眼!情緒堆疊得很厲害,笑點出來的時刻抓得很好,演員默契極佳,十分享受整個演出下來被他們帶起的氣氛,觀眾整場歡聲雷動,笑得東倒西歪,有這群演員出演這部喜劇,簡直是像拼圖一樣完美吻合。
-------------------------------------

林翊婷:
結合了之前備受好評的《男生宿舍》以及《女生宿舍1990》,榮耀回歸今年藝穗節的《宿舍房號 8305》分成上半場的男生宿舍以及下半場的女生宿舍,不同的年代,同樣發生在8305房宿舍的故事。

這是一齣以幽默的方式融合了政治與社會背景,笑聲不斷的舞台劇。上半場的男生宿舍是關於一群來自臺灣、中國、香港、澳門四個不同地方的醫學系學生住在一起所發生的故事,在劇中除了加入不同地區文化、用詞的差異,也隱含了很多有趣的政治隱喻,像是釣魚台的主權爭議,甚至新冠肺炎疫情的傳播等等,都用很有趣好笑的方式藏在劇裡。每個角色的個性都很鮮明,結合了大學生會遇到的課業、愛情等等的大小事,以前陣子流行的勒索病毒為衝突的開端,開始了一連串的故事。

而在下半場,則是關於1990年代的女生宿舍,以當時的野百合學運為背景,當時的學生的抗爭以及女生間的戀愛糾紛困擾,民主自由與戀愛自由,「自己的未來靠自己爭取」,以剛解嚴的年代做為時代背景,用收音機的廣播內容做為背景的鋪陳以及劇情的推進也是很有趣的部分。「明天醒來過後,還有人會記得這場學運嗎?」「我會記得,我一輩子都會記得。」以臺灣民主化進程為背景,講述在熱血的學運抗爭以及女生愛情間的糾葛,都是在追求自由,但也必須要為此承擔。

雖然說上下半場兩場的劇情並沒有很直接的相關聯,但是都有設計一些小小的連結,像是收音機;但是可惜的是,最後在整齣劇結束之前都沒有完整的交代收音機在這兩場表演間的連結性,只是反覆的出現而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解釋。在換場前設計的一場歌舞表演也非常有趣,上下半場、男女宿舍的演員們都同時出來表演,跳舞的同時也在進行換場,是非常特別的設計。

舞台是三面式的設計,演員在演出時也會照顧到左右兩邊的觀眾,不會讓觀眾因為視角不同而遺漏掉重要的細節。用輕鬆的喜劇來探討關於民主、關於自由,結合在宿舍可能發生的大小事、大學生的戀愛與未來煩惱,是一場非常引人入勝的表演。
-------------------------------------

林宜勤:
《宿舍房號:8305》是我近期內看過相當不錯的一齣喜劇類型的戲劇表演,一個固定場景,男女兩組演員輪番上陣,沒有太多花俏的布景跟設計,就是純靠演員們精湛的演技和逗趣的對白使得觀眾席笑聲連連絕無冷場,同時這齣戲不只是想做到讓觀眾們笑笑就結束了,在劇中各個角色面臨各自的各種問題時,觀眾同樣感同身受的會去想當自己在這處境時會如何反應,最後甚至發揮到了政治議題上,一齣喜劇竟然能牽扯到台灣的民主,這夠屌了吧?讓我不僅回想起了經典舞台劇《誰家老婆上錯床》

這齣戲我自己最喜歡的點就是讓演員跟對白能夠完完整整的發揮出來,而且帶有點即興的成分在,演員們隨著觀眾的笑聲慢慢去抓出這次的觀眾喜歡什麼類型的笑點,表演的同時也一直微調自己的表演,讓演員和觀眾兩邊能保持同一個頻率,是我認為喜劇很重要的一點,而我認為這齣戲完全做到了,而必須再提一次的是演員表現都真的十分優秀,因為這劇本我覺得其實不容易,很多在劇本上好笑的東西在台上效果並不一樣,而演員透過自己的詮釋幾乎把整齣戲的笑點都呈現出來了,這是我覺得厲害的地方。

不過由於本次表演分為上半場的現在的男宿故事和下半場的1990女宿故事,觀眾不免把兩場做一下比較,我自己的感覺上是男生們的段落有點被女生們的表演壓過去了,我想大概有兩個原因,第一是演技上女生們是真的比較強,當然這種需要頻繁丟接球的戲其實也很吃其他人的演技,也就是女生們各自精采的表演讓女宿這邊的呈現更上一層樓,而男生這方面就比較沒有1+1>2的感覺了。

另外一個原因我是認為男生的劇本明顯也弱一截,首先是男生的段落並沒有一個值得思考的主題,以女生來舉例好了,女宿這邊四個人的戀愛故事描寫的相當寫實,很有可能就是台下觀眾會經歷到的愛情問題,另外厲害的是扯上了野百合學運,因此故事就在民主和愛情之間糾纏,最後甚至能昇華到女大生對於那時台灣政治的想法,尤其是時至今日野百合學運已是歷史,回頭去看這齣戲結尾更是別具意義。

而男生的段落相對起來就無聊許多,當然寫實沒錯,但電腦被駭這件事情沒有太多的共鳴力,一方面是這跟愛情的觸及率就有很大一段落差,而且這件事情其實也不算太有趣,我們看完不會去考慮到底要不要用20W去救電腦或是學到不要用電腦載A片的經驗。另外就是男生們的戀愛片段也發揮的沒有到太好,相對於女生們男生無法用類似肢體接觸或是語調這種比較喜感表演方式去呈現戀愛中的感覺(例如兩個女生抱在一起又叫又跳畫面可能很可愛但換成男生絕對不會),需要去設計一個屬於男生又好笑的方式去表演,這點男生們有做到一點但好像還有更好的方法。然後特別設計港澳台中四個來自不同地方的男生看的出來是別出心裁,也有玩這梗的段落,但好像是因為敏感話題尺度不敢玩太大,因此有點浪費這個設定了。

而另一點我喜歡的是這齣戲文本的鋪陳,這齣戲其實玩滿多梗前後出現的這種玩法(例如女宿裝死那段)  ,這種方式會讓從頭到尾都有專心看得觀眾感覺抓到了這齣戲的小巧思,心裡上會滿開心的,不得不說這齣戲在這方面跟愛情和政治(或是電腦中毒)兩頭燒的對白做得相當精采。不過我不太理解的一點是收音機的意義,我們從戲裡看的出來是源自於女宿時期,而男生們的對話也有提過這裡曾經是女宿,算是為了這個謎團做了個解答,但是收音機到底代表著什麼,是只有單純的九零年代歌曲而已嗎?看的出來是有想把兩齣戲連結在一起,但好像僅有微弱的連結而已,而這齣戲好像也沒有要多做解釋的意思。

另外一點不理解的事情是為何兩個故事都有小田跟志豪兩個同樣的人名存在,一開始我以為是想要把男宿裡面的配對完全複製過來,但後來發現又不是這樣子的設計,而兩個故事裡的志豪跟小田好像也看不出來有什麼關係,兩者雖然到後段都分手了,但彼此的對象又跟另一個故事裡的真人沒什麼連結,這點我是有點不理解的地方。以及中場休息前男女共舞的段落似乎也有點意義不明,因為那時我們完全不知道女生們是誰(不過後來我查男宿跟女宿其實各別的戲,在這裡結合或是是對老觀眾的一個彩蛋?),但我還是希望能用這個段落去連結一下兩段表演,不管是收音機也好志豪跟小田也好甚至是民主的時代意義也好,相信觀眾會感受到更多東西。
-------------------------------------

徐毓淇:
《宿舍房號:8305》是僻室融合、重新製作了其人氣作品《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1990》,於2020臺北藝穗節榮耀回歸,一件笑鬧與情節並重,通俗易懂的愛情/政治喜劇作品。

舞臺的設計相當寫實,隨處可見宿舍生活的細節。在知新劇場的場地中,搭建了無高度的三面伸展式舞臺,後臺通道口掛了門簾模擬宿舍出入口,兩張上下舖上凌亂地掛滿衣服……這個舞臺種類的選擇讓觀眾能看見更多,拉近觀眾與劇中世界的距離。但比起「走入」參與,觀眾的視角更像偷偷「潛入」宿舍,在一旁的黑暗中窺探8305宿舍的瘋狂故事。

大學男生宿舍8305號裡,住了四個分別來自臺灣、中國、香港、澳門的學生。一日陸生的隨身碟意外地將電腦病毒散播給了整個宿舍,又因為他隱瞞實情,病毒被擴散到了整個學院,而網路上的輿論卻說臺生才是散播電腦病毒的罪魁禍首。摻雜了利益與愛情的因素,狀況愈演愈烈,宿舍的四人展開了一場心理戰。然而當晚,前不久突然出現在床底的一臺老舊收音機自己放起了音樂,將時間帶回了1990年,還是女生宿舍的8305……那年春天,野百合學運在中正紀念堂廣場盛開。宿舍裡的四個女生各自為了不同理由去了學運現場。她們因為愛情和政治觀念的衝突,在8305中上演了一場場鬧劇。故事結尾回到了2020年的男生宿舍,經歷疲憊一天的四人坐臥在上下舖,位置恰巧與兩岸四地的地理位置相符。

劇本的層次豐富,貫穿了大學生活、愛情、政治。而素材之間環環相扣,劇中有劇、話中有話。男宿的四人像是兩岸四地關係的縮影:陸生闖禍的同時要求被喜歡;港澳臺生的共鳴;港澳生的默契……女宿四人的戀愛思維迥異:用激進的方法逃避解決問題;表面上對戀愛反感,喜歡故作理性替別人的感情事做決定,實際上無法確定自己對追求者的心意;認知到男友正在阻礙自己未來的發展,但由於渴望安定因此不做改變;盲目跟隨直覺,輕易相信謊言。四人的戀愛性格,宛若臺灣人面對政治的寫照。女生們也舉手表決,用「少數服從多數」強迫某一人接受其他三人的感情意見。投票看似是最快最公正的方法,但三個非當事人認為最好的選擇不一定是那一個當事人想要的。倘若結局不理想,那一個「少數人」還要為了別人的決定負責。我們知道民主制度是相對來說最能保障人民自由的制度且對它有所追求,但似乎不完全了解它的副作用。上半場的電腦病毒、男宿的成員組成,讓人不禁與新冠病毒和兩岸四地微妙的關係做聯想。下半場將女生們的愛情邏輯放在野百合學運的背景中,則較為直接地暗喻臺灣人在民主制度下對政治的態度。每當談論到兩岸政治關係,政府體制經常會被拿出來討論。女宿四人參與社會運動,卻說出了「看不見臺灣民主化的一天」的真心話。在男宿故事中編排女宿故事重演,或許有著提醒民主得來不易的意味。

諷刺經常被與批評攻擊畫上等號。但是《宿舍房號:8305》劇情結局正面(合理範圍內的最正面)、且未下定結論,文本也將人物刻劃得非常立體,他們所有行為背後都有充分的理由支持,若出現了與現實雷同的部分,也是因情節的自然發展,以及角色個性使然的「純屬巧合」。因此筆者認為劇中不存在任何的攻擊成分。

安排讓一個宿舍在不同時代出現相同物品,不僅讓人體會到8503的歷史,更合理化了時代的銜接。故事開頭便出現的神祕收音機,時不時故障播放出野百合學運新聞的雜訊,暗示女宿的故事即將重演。下半場的尾聲,收音機播放了現在到過去的流行歌曲串燒,讓時代倒流至下半場1990年的女宿。以及最後女生和男生分別用收音機與電腦,播放與野百合學運年紀相近的金曲夢醒時分作為熔接點,回了2020年的男宿。換場除了利用音樂及燈光,還加入了許多巧思。像是演員隨著歌曲串燒歌舞,與帶著角色狀況布置、整理宿舍。

導演以誇張化、較胡鬧的方式詮釋文本,與現實生活做出區別,拉出了喜劇與政治劇的安全距離。演員們也將情節變換快速的節奏完美地消化處理。頓點在快節奏下被巧妙運用,讓觀眾喘口氣的同時也為接下來的轉換做堆疊。筆者能夠確切感受到演員表演時的專注與享受,以及跟觀眾建立起的默契的渲染力,導演應該是給了演員許多嘗試劇本可能性的空間。

一般來說當喜劇碰上政治議題,難免會往純粹惡搞或宣傳意識形態其中一邊偏。但《宿舍房號:8305》卻能夠做到兩者關係對等,分量拿捏得恰到好處。所有元素缺一不可、配合得宜,直直打中觀眾的甜蜜點,謝幕後依然掌聲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