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01
部落格

「短波15+:青少年看戲書寫計畫」- 古蔓筠的藝穗看戲筆記

古蔓筠藝穗看戲筆記

✎820號房劇團《娛人時代》
✎小白羊劇團《樂思茶鋪》

-------------------------------------------------------

(攝影/李旻臻)
節目名稱:820號房劇團《娛人時代》
『這是自「愚」娛人的時代!有人說在台灣社會,愚人是必備生存條件。 不用等一年一度愚人節,現在天天都在過愚人節。 』

四個cube、簡單的道具,台上演員先是從觀眾席起身,接龍式的站上台利用慢才作為開場,再選擇戲劇的方式進入正題嘲諷台灣排行榜前五大社會議題。只要敢騙、敢講電話、無腦就能猖狂的加入電話詐騙集團的行列、隱藏個性再製造假身分就能隨興的在交友軟體上佔有一片天、新聞媒體想盡辦法替文章下誇大不實的標題只為衝點閱率,google小姐在戲與戲之間說出標語當作轉場音效,劇本貼近生活但在選擇題材上好像又過於老派。其中一段戲,一家五口在每天早晨於客廳抽卡來決定個人一天能說謊的次數,內容簡單呈現一家吃早飯的情景,戲的節奏輕快鮮明、有趣又過於理想化的對談引起觀眾哄堂大笑,次數用完是否能繼續說謊或者若再說謊會遭遇甚麼,好像已經不是本齣要探討的問題。

在觀演關係上,關於演員打破第四面牆的不確定性,及在許多實物道具中出現部分的無實物道具,是否也因為「娛」人而能被忽略?

在觀戲的過程中不斷會讓我聯想到日本知名綜藝節目─超級變變變,表演形式確實大有不同,但主體都緊扣著愚人,坐在台下的觀眾就像評審,但確實也像節目的評分標準一樣沒有絕對性,在取悅與得到共鳴上,好像因為一再重複性非寫實的表演形式更形成距離,開始會思考利用幽默諷刺的方式替人民發聲真的是最好的方式嗎?還是在許多環境、身分、地位上會因為受限而只能無奈的笑看,卻很難尋求協助或真實得到解決的答案。

確實在選擇議題上看似陳年,卻也提醒了在這二十年間台灣人民好像過於安逸而放任問題繼續存在,也許這就是台灣獨特的文化,而時代變遷都無法輕易抹滅的特質,科技進步、薪資調漲,人民素養及生活卻好像沒有越來越好,面對未來除了自娛娛人還能做甚麼?



(攝影/周延叡)
節目名稱:小白羊劇團《樂思茶鋪》

在清朝時期,大稻埕是當時茶葉出口的大本營,也因次締造成為台北最繁華的物資集散中心,後因新品種的新起而沒落為現今的古都。

樂思茶鋪在迪化街的一間米日一里葉晋發本厝早期是碾米行的老宅演出,裝潢修繕後的舊磁磚,雖然帶著舊面孔卻隱藏不住時代變遷的味兒,古厝、老宅建構了這齣戲神秘的氛圍。

導演(盧駿松 飾)選擇將舞台切成L行的兩面式舞台,觀眾在一開始選擇座位時就決定了觀戲的角度─正面或側面。檯面上的一桌二椅確立了店堂的場景,巧妙的向傳統京劇致敬,而桌上插在彈珠汽水的彼岸花與桌旁的咖啡廳菜單,形成對比更加深了場域的怪誕。

在預錄的男子聲中提醒觀眾觀戲的注意事項,燈暗後女前台又再以中文後日文重複了一次觀戲的注意事項,似乎在日文的警語中試圖將觀眾帶入日本文化裡。

店長(馮康揚 飾)與小助手(陳瑩芸 飾)從外面透光的格子拉門踏入茶鋪後,開啟了戲的流動,店長與助手在無語言的肢體和眼神互動下,交辦著開店流程,甚至助手搭配著音樂設計,機械式的來回擦著格子窗,與店長在吧檯後拿起一瓶又一瓶裝著深淺不一咖啡色溶液的實驗量筒觀看,似乎確實營造了一個日本輕小說的怪奇平行世界,但在第一位客人的闖入打破了原本看似平衡飽和的氣氛。
故事藉由三位客人從短暫失憶,因著店長特調的茶中找回記憶陳述自身處境,劇情的鋪成從帶著不同態度的三位客人的進場,引領觀眾一步一步了解這是一個被人稱為牛頭馬面處的地方。

出現了許多有趣的事,像每位進場的演員都會將門鎖上,確實觀眾會開始思考奈何橋、陰間需要被上鎖的意義,限制鬼魂害怕想逃走嗎?但卻在第二位人格分裂的客人(葉雨凡 飾)確實想逃跑時,門像出現結界一樣怎樣也抓不住,甚至出現強大氣場將人格分裂客人向場內反彈,還是因為表演場地的門本身不上鎖就會關不起來呢?

店長在本齣劇中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但在許多摸眼鏡、摸袖、翻開本又闔上的碎動無語中,戲的節奏被切的一塊一塊的,是不是刻意製造出這樣分裂的劇情推進,戲進入尾聲時,店長將圍裙脫下放在客席區,並將所謂”店長才能擁有的”紀錄客人在菜單上沒有的個性與特徵的私人筆記,傳授給助手看,最後默默地離開,不管是時程已到或要進入下一個地方,店長的離開都顯得有點突兀,如何再戲的一開始傳遞出這是店長的最後一天?才不會成為店長裡開是戲結束的一個指令。



點這裡來更認識練習生們

感謝財團法人永真教育基金會專款支持短波15+青少年看戲寫作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