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0
部落格

「短波15+:青少年看戲書寫計畫」- 葉亭妤的藝穗看戲筆記

葉亭妤的藝穗看戲筆記

✎十貳劇場《我是耶穌,你敢信?》
✎820號房劇團《娛人時代》
✎90製作《限時動態》
✎小白羊劇團《樂思茶鋪》
✎H-TOA《伽利略傳》
-------------------------------------------------------



(攝影/羅慕昕)
節目名稱:十貳劇場《我是耶穌,你敢信?》
劇組有提前告知我們要提早十五分鐘到場,因為有小彩蛋,然而我還是遲了五分鐘,但並沒有已經演出過什麼的感覺,後來感覺是把小彩蛋移到正劇中(因為之前好像有人抗議其實沒看到彩蛋會影響劇情或許劇組有做更動),還是說前面閱讀達文西密碼的樣子就是彩蛋?彩蛋內容和網路上說的不一致讓我覺得有點納悶,如果有更動是不是需要提醒一下觀眾?

故事講述一個博學多聞的歷史系教授John要搬家,他的朋友們都很好奇為何在事業有成時堅持要離開。整個劇情在John家的客廳裡展開,角色們都在各自的位子上坐著,偶爾隨著劇情的推動改變坐姿或位子,演員們甚至會坐在觀眾席,感覺觀眾好像也是在場的其中一員,聽著John的荒唐故事。

此劇改編自電影《來自地球的男人》,但和電影不同的是劇場以生物學、歷史學的層面來解析這位自稱來自過去一直活到現在的人,因為都是專家,發現主角的說詞沒辦法依自己的所學加以反駁,從覺得有趣荒唐,到最後懷疑迷惘,可能還不得不承認。雖然我們都從教科書裡學到歷史、生物、地理等等,但是都沒有真是經歷過,也無法求證,重新省思對於被授予的價值觀。劇情也提出了很多問題挑戰人對宗教的信仰底線,當已知的世界崩壞,人們要怎麼去面對?事情的最後,主角說出其實剛剛的一切都是故事,完全是瞎掰出來的,只是想看看大家的反應。當他已經說出真相,但人們卻還是依憑者自己的所學,被灌輸的知識而不願去接受----那大概是信仰的崩壞、價值觀的毀滅。為了保存自己世界的完整,逼迫別人改變說詞。

劇組是北藝大的學生組成的,我自己看時也一直讓我感覺在北藝大戲劇聽看演出,但演出的模式很相似,有點注意力分散,還有翻譯劇的語調、過於刻意的戲劇動作,甚至還有設定上的一些bug(一直強調自己從頭到尾都叫John,但在畫後面的名字卻是另一個)稍稍讓人出戲一些。還有為了把國外劇本融入到台灣,加入很多台式的元素(像是突然出現搬家的慈濟師姐、說自己跟著國民政府來台等等)但感覺很多都是刻意製造的笑點,無法引起觀眾的共鳴(整場都只有特定的幾個人在笑),演員的語調和劇本內容讓人覺得在吊書袋,想要創造笑點的地方也沒有掌握好。然而因為主軸是圍繞著基督教在打轉,對於無神論者,或者是信仰佛教居多的台灣民眾來說沒有特別親切感,加上劇場演出本身給人的疏離,就算演員就坐在旁邊還是覺得很出戲。有些不符合期待,但在劇本內容上仍是個可以顛覆傳統價值觀、讓人思考的戲。



(攝影/李旻臻)
節目名稱:820號房劇團《娛人時代》
很幸運的是第一批進場,坐了第一排,發現前面在舞台的側邊還有位子,但不能給觀眾坐,後來演員進場才發現原來是給演員的,但演員坐著就像一般觀眾一樣給在舞台中央的演員反應,等到自己上場時再起身,這樣的安排很有趣而且也有親切感,也能清楚看到觀眾的反應。

鮮明快速的節奏加強了喜劇效果,開場時兩段相聲式的開場,帶起觀眾的注意力和熱情。而正劇分成五個部分,節奏都很鮮明歡快,有諷刺執政檔的詐騙、指出人都只有靠外表/身份地位來決定一切、新聞標題只求聳動不求現實等等,在每段戲之間連結會有一聲機械音說出這一段戲的名稱宣告結尾,再接下一段劇,因為大部分的場佈是使用在劇場內的大方塊構成,變換場景很快就可以完成,不會因為時間拉的太長而使人感到厭煩也不會在轉換時覺得突兀,而劇中道具的運用也很有趣,整體劇情像是流水一般流暢,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

娛樂效果十足,觀眾也能因為理解諷刺的點而開懷大笑(像是台灣最大的兩個詐騙集團--國民黨和民進黨。),角色設定也有大概分成逗梗和捧梗的,劇本編寫的主題貼近一般人的日常生活,引起觀眾共鳴的效果很好。但有些笑點真的只是沒有來由的故意製造,像是情侶吵架中女生的名字一直被男生嘲笑,但在我耳裏聽來沒有諧音、也沒有其他意思,經過討論之後也抓不到笑點,但演員們卻一直笑,感覺像是硬要加上笑點,這段讓我有點納悶及尷尬。

值得一提的是最後一段的設定很有趣,每個人被限制了一天所能說謊的次數,每說一次謊就會有「叮」的一聲,在一家人吃早餐的過程中,聽到了無數次的「叮」,劇組用了比較非現實的設定表現出現在連家人之間的飯局都充滿謊言,提示音和角色們的對話戳中觀眾的笑點,但同時也讓人覺得可悲。在這個愚人時代裡,到底有什麼會說出真話的?
是部看起來很沒有壓力讓人開懷大笑的戲,在開懷大笑之餘也讓人感受到這愚人時代的虛假和悲哀。


(攝影/廖翊珊)
節目名稱:90製作《限時動態》
限時動態場地是在兩個房間,觀眾在房間的兩端,兩個房間中間有打通,大概只有一個門的大小,因此整個演出可以說是在一個門內演出。
演出分為三個部分,第一場演出是《房間》

兩個女人在地上玩拼圖,到後來藍衣服女人變成在穿衣打扮,白衣服還是在地上玩,但白衣服的身體越來越扭曲,最後藍衣服女人出門回家後拿拼圖給白衣服玩,白衣服卻還是像是失去了靈魂般再也沒有動靜。接著音樂開始急促。藍衣服倒在地上掙扎把頭髮放下,看到白衣服過來就跳到她身上或是把他拉過來自己這但最後都會被白甩開,動作主要是留頭轉圈、互相抬起對方再掏出去,兩人身體互相纏繞,給人一種綿密的連續感。最後的擁抱,白衣服看起來是緊緊的擁抱對方,表情看來比較祥和。然而藍衣服的手沒有握的很緊,表情也不是這麼自在。
很喜歡兩人之間綿延的舞蹈動作,還有衝突碰撞與最後的擁抱,有種疏離但依舊渴望,雖然尷尬但還是接納之感,不斷的抱住對方卻又推開,但表情卻又很複雜,希望對方離開卻又好像不能沒有對方。兩位女性到底是姊妹?母女?還是主我和客我的衝突呢?讓我思考到在我們追求外在社會所需的樣子時,有沒有什麼曾經很重要的東西被我們遺忘了。
《follow what?》

整部劇讓我想到放羊的孩子。開頭是很多人走來走去,但都好像在找或是看什麼東西,後來穿長袖的人做了一些動作指了一些方向,無袖的人都跟著做。後來就是一連串的動作像是接龍一樣進行,也有分開各做各的舞蹈動作的時候,不過最後又會回歸一條線。動作主要是身體的延展,向前,拿起什麼東西的動作,還有朝著各個方向旋轉五個舞者之間的配合度很高,整齊的動作看了很爽快。最後本來的線漸漸的崩解,不同於本來每個人都是跟著其中一個人,漸漸的大家都各自散開。很像放羊的孩子裡最後沒有人相信,沒有人在身邊。

《66號公路》和前面兩齣比起來,衣服比較華麗,裙子的質感看起來像是舞台的布幕。一開始兩位舞者都是面向另一端的觀眾。因為舞者可能是坐著或跪著,動作主要是手部,手向四面八方延伸,或是兩隻手臂擋在臉前或是將手撐額或下巴,也有華麗的轉手。

第二段舞者站了起來高度變高但依舊是手的動作為主,但多了些Wave和舞者兩人之間互動的部分,最引人注意的就是把手放在嘴邊大喊些什麼還有很多動作疑似融入了手語的元素,非常細膩。我覺得像是要傳達什麼訊息,對舞者的、對觀眾的。最後End把手放在頭上兩人靠在一起變成一個圖形,感覺也很像某種訊息。

真的太喜歡現代舞的身體線條,不管是哪一段編舞的流暢、踩點、精美度都讓我嘆為觀止。看的非常非常過癮的演出。在製作組的粉絲專頁有舞者和編舞者的訪問及前導影片,都非常的精緻有趣。唯一的好奇點是為何要取名為《限時動態》,因為感覺舞蹈象徵的意涵並沒有包含有關限時的意義,但這並不影響我對整部作品的喜愛。


(攝影/周延叡)
節目名稱:小白羊劇團《樂思茶鋪》
 一開始映入眼簾的是一家茶舖,中間的桌上放著一朵彼岸花,此花語有分離、死亡之美的意思,據說黃泉路上盛開了這種花,在普通的茶舖裡面出現顯得弔詭,也暗示了這個故事的背景。

茶舖的主人是一位男性店長,冷靜從容的姿態讓我聯想到執事,還有一位身穿蕾絲裙的女孩,個性很好動和店長形成對比。故事是由三位客人的故事組成,劇情採循序漸近式的,第一位客人懵懂無知、第二位客人警戒到最後轉變成從容,最後一位客人像是看透了一切,對話形式和劇情安排很像小說,把劇情設定和伏筆藏在對話當中並不直接明說出口,每段故事除了推進劇情外,也很像在拼拼圖,直到最後才真的理解這家店的背景和所有劇情設定,像是在閱讀推理小說一般有趣。

人的死亡好像一直和「執念」有所相關,就算是身為引路人的店長也會有所執念,在開頭的嘆氣、皺眉、思考似乎在暗示什麼,劇情也有提示他們不能隨便離開,而當第三位客人回答了店長有關幸福的問題,思考過後好像了解了什麼,留下了記事本之後離開了店裡,像是在呼應前面幾位客人的設定一般(小貓的照片、手機、相簿等,都是客人們最重要的回憶也是執念),唯有拋下前世的執念才能前往下一站,在最後的結尾沒有明講在一舉一動透漏出的劇情戲劇很引人入勝,雖然比較非現實、也沒有花過多的部分在說明設定,觀眾依舊能進入到劇情當中。店長最後的笑容,很喜歡這樣淡淡的餘韻。

此劇日式風格強烈及地獄設定讓我想到長谷川啟介的《死神的歌謠》,角色的性格差和非主流的人設是輕小說常用的設定,但演員似乎把個人特色有些做的過頭了,女孩因為有天真爛漫的小蘿莉的設定所以常常一直笑、耍脾氣的樣子,但可能是搬到現實本來就不搭所以很讓人煩躁,笑聲聽起來有點刻意,某些動作做的有些過頭讓人尷尬(像是跌倒被第三位客人扶起來),而且有些壓過店長,加上店長站的位子導致的存在感很薄弱,兩者份量不成比例。而L型的舞台導致某些觀眾很多時候只能看演員的背面,在側邊的觀眾甚至看不到窗外,失去劇組原本想製造的效果。在觀戲過程中有聽到調冷氣溫度的聲音讓人有些出戲,有點扣分,諾是能更注意這些地方就更好了。


(攝影/廖翊珊)
節目名稱:H-TOA《伽利略傳》
第一次在咖啡廳裡看演出,首先是由一位演員介紹他們這齣劇,雖然是日本人,但是演員堅持說中文,後面也有字幕。後來導演也上台,兩人在「當劇情達到高潮時的身體狀態」中開始前導。內容有對布雷希特、伽利略、語言隔閡稍作一些提點,但內容很零散,加上意義不明的身體律動,整個作品在一個讓人迷惘的氛圍中開始。

正劇是由原本按字幕的女生演員主演,而一開始的男演員坐到右邊拿了很長的紙寫東西。而主要的戲本身是使用劇本《伽利略傳》,女演員唸出所有角色的台詞但並沒有演出這句台詞的角色是誰,應該是沒有被設定是裡面的哪個角色,有點一人多角但沒有區分角色,所以就算屏幕上有該段劇情簡介,也完全聽不出來劇情的內容是什麼。而女演員誇張有力的肢體動作帶動她的語氣,雖然好像和劇情沒什麼關聯,但肢體和台詞的配合很協調畫面非常好看。在最後一段,女生演員拿了伽利略的書聞、摔等等,想要按鈴可是都沒有按,在最後終於拿起來閱讀。此時,男演員把寫的紙撕成小片丟進書頁中(但因為書很小所以沒有把全部的紙都丟進去),整齣劇就結束了。

在前導時有說「創作主軸始於舞台上所發生事物的重要性及觀眾看完表演後的思考。」「以另一種角度重新去看待所有事物及行為界線和世間標準。」以此為出發點,表現出了不同以往的演出形式。在演後我去看了《伽利略傳》的原劇本,再把看懂後的劇本的內容連結回去劇場,演員動作非常抽象和劇情本身像是有關又像是無關,劇組究竟想讓我思考什麼呢?把原本有關聯的事物打散再重組,加上一些看似無意義的動作到底是想表達什麼呢?從前導到正劇整個都非常都抽象,好像在傳達某種模糊的概念,呈現並不著重在劇情,沒有一個主軸架起整部劇,反倒是著重在氛圍及演員的肢體表演上,或許是怕一成不變,每段之間還是有些變化(像是突然亮出的食譜、嘗試要拿去坐的椅子),但觀眾不易理解,很多人都已深深睡去,藝術和通俗真的很難抓到一個平衡點。

一個新型態的表演藝術,是個很展新的體驗,演員大膽嘗試也很令人敬佩,還是很喜歡女演員精湛的表演和專輯概念的設定,但可能需要具備更深一層的思考才能享受這部戲。


點這裡來更認識練習生們

感謝財團法人永真教育基金會專款支持短波15+青少年看戲寫作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