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0
部落格

「短波15+:青少年看戲書寫計畫」- 陳宥安的藝穗看戲筆記

陳宥安的看戲筆記

✎十貳劇場《我是耶穌,你敢信?》
✎90製作《限時動態》
✎820號房劇團《娛人時代》
✎小白羊劇團《樂思茶鋪》
✎H-TOA《伽利略傳》

-------------------------------------------------------


(攝影/羅慕昕)
節目名稱:十貳劇場《我是耶穌,你敢信?》
《我是耶穌,你敢信》。這齣戲的戲名一看就帶了點嘲諷的意味,但其實不盡然,故事是一個自稱活了140個世紀的克羅馬儂人,在這其中,他的經歷打破人類對舊有的歷史、想法和真相;這並不完全是個辯論,而是給了另一種說法,另一種的真相。這齣戲是「十貳劇場」的第二部作品,並把傑羅姆‧比斯比(Jerome Bixby)的《這個男人來自地球》(The Man From Earth)的電影翻拍成一部戲劇。                                                                                 

這齣戲讓我最驚訝的是他的表演空間,這齣戲選的地點是納豆劇場,是屬於大稻埕中的老社區,紅磚屋配著家具,營造出一個溫馨的家的感覺;以及我從一個一樓半的角度看下去,而非平面,這樣的效果,我覺得對於一個故事的敘述,是十分顯著的,就有如看故事般的沉迷。

戲劇的一開始,是一位男性正在整理行李,在整理行李中,他流露了一絲絲的不捨,隨後門鈴響了。進來的是他的朋友,陪伴他在這裡的最後時光,一開始的寒暄問候,到後來的深入話題去討論,這一切的轉捩點是因為他離別的這麼突然,在大家的窮追猛打後,便問出了答案了。他說: 「我是一個活了140個世紀的克羅馬儂人,一個從舊石器時代晚期活下來的穴居人,在這一萬四千年中,我遊遍了全世界,看到這世界的改變。」他還說他當過了蘇美人,跟梵谷一起畫畫,甚至他曾經待在釋迦牟尼旁學習過,五百年後他把東方的佛教理論傳播到了西方,他說他就是耶穌。他說: 「一開始他傳達的不是信仰,而是個道理,經過人們的傳播,詩人的加油添醋,變成了現在的信仰。」這一切發生是多麼的突然,但朋友們也無法證明他是錯的,即便他們都是有專長領域的學者們,在不斷的爭吵中,甚至最後有人喪失了理智,最後男主角以一個一切都是玩笑話的方式做結局。

整題來說,我覺得這部戲劇還不錯,以對話和動作行為呈現出了一個故事,空間的氣氛把你帶到故事裡,而且對於一些知識性的言論也蠻專業的,在戲中也鋪了一些笑點。但是有個缺點是,有幾個地方的動作行為有點不自然。這齣戲劇傳達了一個想法,真相不只有一個,真相可能只是為了方便傳達的最簡分數的,真相是要透過自己去尋找的。


(攝影/廖翊珊)
節目名稱:90製作《限時動態》
 《限時動態》從字面上拆解就是一個「限時」的「動態」。起初這想法的來源是來自社群網站,網路上有種叫做限時動態的東西,15秒鐘,可以讓你發布你想發布的東西,不論你發的文的好壞,他也就只有15秒。一天後他將會消失。這齣戲劇利用了相同的感覺,15分鐘的戲劇,15分鐘過了,他就結束了,接下又是另外一篇「限時動態」了。這齣戲以現代舞來表演,帶給你三篇45分鐘的限時動態。                                                                             

這齣戲共有三幕,分別是房間、Follow What?和66號公路。戲劇的一開始,有兩位女性坐在舞台前,藍衣和白衣,坐在一堆拼圖堆裡,玩著玩著也不知道在玩甚麼,重複著相同的動作。接下來藍衣女生子然起身離開,換起了衣服,打扮了起來,講著電話。但白衣女子還是做著同樣的重複動作,但速度減慢了,接下來她獨自站起來,拖著疲憊的身軀,向椅子前進。白衣女子孤單的坐在椅子上,突然地,藍衣女子意識到了白衣女子的處境,但已經太遲了,白衣女子走了。到了這裡我才發現,他們就有如一個單親家庭,從重複的動作中看出,母親日復一日的工作,拼圖就像是生活的縮影,好比是家事,好比工作。接著女兒長大了,有了自己的生活,懂得化妝打扮,或者有了愛情,甚至有了家庭,母親則漸漸的被忽略,隨著時間的消逝,母親開始老去,孤單一人,直到最後女兒才發現,不過這時也為時已晚了。    

直到燈光再度亮起,藍衣女子趟在地上,音樂放著帶有空虛寂靜的音樂著,身體扭曲著,掙扎著。在音樂不定的轉換中,身體跟白衣女子交纏了起來,感覺他走出陰影似的,但時好時壞,藍衣女子又陷入悲傷之中。在不斷的掙扎和釋懷中,他陷入一種無盡的輪迴,直到最後他才走出悲痛。在同一個房間的各種時空情境。

第二幕則是Follow What?在一個社會中總是有所謂的潮流,前衛的。人們總是追求前面的那位,並認為那是一種主流,一種盲目的跟從,沒有人有機會表現自己。在戲中,一群人做著同樣的動作,即使有人有了不同的動作,最後還是只有被統一的選擇。第三幕則帶給我一個巫師祈求法事的感覺,製造了一絲絲神祕的感覺。

整體來說,我最喜歡第一幕了,他對舞蹈的構思與演出的方式,流露出時間的流逝和時間的不可逆,真的深深打動了我的心。


(攝影/李旻臻)
節目名稱:820號房劇團《娛人時代》
《娛人時代》,是帶有一種批判社會的醜習的一部戲,從娛人的角度下來看,這個「娛」代表了娛樂大眾以及愚蠢的意味,所謂的自「愚」娛人。這齣戲以誇張搞笑的方式來演出,以大眾化的喜劇來表達對這社會的批判。                                                                   

這齣戲的一開始,就有一個炒熱氣氛的小表演,經由有趣搞笑的小表演來改變氣氛。之後便開始他的正文,對於欺騙、和交友軟體的亂象以及新聞誇大不實,與充滿謊言的社會來諷刺。第一幕利用了詐騙團體作為題材,一部分是表達出這社會充滿了危險與欺騙,但是給人的主旨而是批評政府的欺騙,食言而肥,但也只用一句話,輕描淡寫地敘述過去。對於稱做政府為詐騙集團的手法,我覺得已經過時了,是否可以用其他的方式呢?                                                            

接下便演出了交友軟體的亂象,一種虛擬的身分在網路上,一個假象的存在,許多人甚至會認為網路是一個可以不用負責的地方,在這之中也反映出了交友軟體不正經的使用方式。網路發明是為了方便性,他就好比是第二個世界,一種遠距離的溝通方式,而非是一個能隨便、不負責的地方。         
                                                              
在這齣戲裡,較吸引我的是對於新聞媒體的批判的那一篇,在現實設中,新聞媒體總是會以誇張聳動的方式來吸引觀眾/讀者,這並不是一個好的現象,誇大不實的新聞可能會使觀眾/讀者會錯意,或者是說改變他人的價值觀,甚至傳播了一種負面的思想。最後一幕是以充滿謊言的社會來做結局,故事是這樣的,每個人早上起床都要抽一次卡,那張卡代表的是說謊的次數,你有幾張卡,就能說幾次謊。我覺得這點子還不錯,就有如遊戲代幣的使用。利用了家庭的平常對話,表現出說謊已成為我們的日常習慣,無時無刻都在發生。                           

整體來說,這齣戲是真的蠻好笑的,但是笑也只是笑,就像是過眼雲煙,一下就結束了。我覺得如果可以用嚴肅一點的來演出,不明確的表明立場,而是用一種暗喻的方式,(也並非否決掉了所有搞笑的笑點),是說可以穿插在其中,不要純以開玩笑的喜劇來演;除了技巧以外,也助於看完戲的後想法,以及感受,一個更高層次的視野。



(攝影/周延叡)
節目名稱:小白羊劇團《樂思茶鋪》
這齣戲是由「小白羊劇團」演出的《樂思茶鋪》,是他們的第一部作品。是探討人對死亡的詮釋方式,是帶了驚慌恐懼來看待?還是一種知足安詳的接受?本劇利用三個人對死亡的見解與反應來演出,人性的差別,以及個人的看法。                           

這齣戲的場景選在迪化街,所以整個空間的設計,就很有一種復古結合創新的地方,在這裡演茶鋪,是再適合不過了。這齣戲以茶鋪為軸心,客人就只是一個萍水相逢的過客,兩位店員,三位客人。      
                                                                         
戲劇的一開始店是正開始工作,店員忙著整理茶鋪,隨後第一位客人來了,他是一個穿著襯衫的上班族,他以一個疑惑的身分現身了,他對現況感到陌生,以及給人一種傻傻的感覺。店員跟著他聊天,並準備了第一杯茶,從一開始的緊張到卸下心防,到最後一個驚慌地離開,事情的轉變都與他喝茶有關。接下來的兩位客人,也有十分不同性格,第二位客人待了不知所措的心情來到了茶鋪,不單純是緊張,他還帶了驚慌、害怕的心情來到這裡,語言充滿了暴力,他進來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要趕快離開。但在喝完茶後,他卻變成了一切都無所謂的樣子,感覺放下了一切,之後並默默地離開。第三位客人,是帶了一個已經釋懷,看透一切,對世上好無牽掛的心情近來,喝茶前後的反應也沒有多大的差別。                                                                       

在這裡的喝茶跟孟婆湯有點雷同,每個往生者都要品嘗一杯茶,而且茶都是精心條配的,但差別的是喝茶不會使人遺忘前身的記憶,也並非喝完後就學會放下,就真的只像往生後的第一站,一個新的開始?                                                                      

看完這部戲後,我覺得音樂的選擇還蠻不錯的,他放的是輕音樂,搭配著一個茶鋪是十分合適的。但他音樂的撥放方式就沒有特別好了,音樂重複著,有時突然被關掉,會有種瞬間被抽離的感覺,或者是說過度沉迷音樂和停下來的極大反差,至於整題的營造,給了我有點像日本的動漫風的感覺,不論是音樂,還是演員的打扮。但整體來說還是一個輕鬆無壓力的有趣小戲。

節目名稱:H-TOA《伽利略傳》

《伽利略傳》就是敘述著伽利略的一生,但這在這齣戲劇裡,他以他如何驗證哥白尼的日心說為主軸,從找到證據、如何驗證到自我懷疑。抹滅了伽利略以神的存在。原著《伽利略傳》是由布萊希特所編寫的,所以這齣戲也帶出了間離效果的感覺。注重的不是劇情,而是帶給了一個獨立思考的空間,讓人從中領悟學習。這齣《伽利略傳》是由臺北藝穗節主辦的,演出單位:H-TOA,他們以豐富的肢體動作與有變化的聲音和語氣來演出,再搭配著幾個簡單的小道具,動作呼吸的快慢代表出當下的情節,甚至是一個情境也可。

戲劇一開始兩位演員站在台前,一位是導演,一位是演員。他們兩個對話著,對話內容有時是相通的,有時卻是完全不相干,無意義的。卻很注重感覺,有時演員就像導演的影子,有時像兩位朋友閒聊著,像是一個正在進行的情節卻又被突如其來的另外一個打斷,這就如同離間效果。

在兩位演員莫名的對話結束後,便開始了伽利略的正文,一位身穿白色的女性出現了。他是伽利略,帶著光學眼鏡,舞台前方擺了一個望遠鏡,更是展現出他的身分。這裡不談他其他的發明和發現,只談他對日心說的驗證。這齣戲劇共分了15個場景,每個場景都有獨立的音樂跟獨立的動作,配合角色的心情動作忽快忽慢,語調也是。在所有的場景中都只有伽利略一人和一位記錄的旁觀者,也不知道是在記錄甚麼,就是拿著一桶捲紙,寫啊寫,寫啊寫。 前半段場景敘說著他的發現,不顧17世紀黑死病的蔓延,與教廷的對抗。由於教廷支持的是地心說,神是人類的造物主,地球不可能只是一顆微小的塵埃,地球是宇宙的中心,日心說就像一種誣衊神意的說法。在這之中他反覆的去驗證,去思考與反駁。後半段則是被人們接受,以及教會的反彈,他遭到軟禁在家。在這期間他不斷的自我懷疑,儘管最後他的理論被人接受,但他卻因種種的壓力放棄了自己的理論。

這齣戲劇真的讓我十分驚嘆,女主角演戲的魄力,劇中的小細節,有一幕他說到,人們不再沿著海邊航行,海岸遠離了他們,這就呼應了15 16世紀的地理大發現。整部戲來說,這齣戲既有趣又專業,是值得欣賞的好戲。


點這裡來更認識練習生們

感謝財團法人永真教育基金會專款支持短波15+青少年看戲寫作計劃